當前位置:首頁 > 短篇小說 ? 借種

借種

2018-07-21  分類: 短篇小說  參與: 人  點這評論

       
  小楊和老宋喜結連理已經十多年了。這十多年來,他倆都是在幸福和痛苦中過日子。這事的原委還得從頭說起。
  老宋是老解放,名叫宋明義,河南輝縣小河區宋家莊人。一九四二年七月的一天,十五歲的宋明義和幾個伙伴,參加了在村里駐扎半年有余,天天出去打日本鬼子的八路軍。他所在的部隊是八路軍120師718團。當時,團政委丁峰摸著他的頭和藹地問他:“小鬼,你為什么要參加我們八路軍?你可要想清楚,我們八路軍生活很艱苦,天天要行軍打仗,隨時都有犧牲的可能啊,你怕嗎?”宋明義害羞地回答說:“首長,我的老爸和小叔都被日本鬼子槍殺了。你們是真正打鬼子的隊伍。我要跟著你們打鬼子,為我老爸和小叔報仇。只要能夠報仇,我啥都不怕。”丁峰看著他幼稚而堅毅的面孔,答應了他的請求。
  參軍后,宋明義起初只是在丁政委身邊做通訊工作,第二年才正式接受訓練,參加戰斗。十六歲的宋明義懷著對日本鬼子滿腔仇恨,苦練殺敵本領,再苦再累他都堅持不懈,常常受到表揚。在八里崗的伏擊戰中,他和老八路一樣勇敢,擊殺了兩個日本鬼子,受到丁峰的表揚。以后他多次參加戰斗,直到一九四五年日本投降。這時的宋明義已經長成大人了,五尺來高的個子,一張黃里透白的瓜子臉上掛著幸福的笑容,老想著復員回家討個媳婦過日子。正當他憧憬著美好未來的時候,國民黨軍進攻解放區,解放戰爭爆發了。在解放戰爭中,他所在的部隊被編入第二野戰軍43師128團,參加淮海戰役。在雙堆集和國軍黃維部的血戰中,他不幸被一顆子彈打穿右腿,所幸沒有傷著骨頭,住院醫治二十多天就好了。出院后,隨即參加圍殲杜聿明部的戰斗。淮海戰役結束后,又參加渡江戰役,追打國民黨殘余部隊,一九五0年五月進駐抓城。
  宋明義和戰友們先是在抓城各地發動群眾開展清匪反霸,鎮壓反革命。其后參加土地改革工作。土改結束,他被分到涼水區負責民兵武裝和社會治安。雖然工作繁忙,但是回家討媳婦過日子的念頭卻時時在他的腦海里縈繞。俗話說,男大當婚,女大當嫁。他已經二十七歲了,早該討媳婦了。如果不是該死戰爭,他早就成家生子了。也是天緣巧合,正當他想回家討媳婦的時候,小楊來涼水當秘書了。
  小楊,名叫方珍,昭通楊家院子人,二十來歲,初中畢業生。一九五二年春參加工作,被分來抓城搞土改。先在五德土改隊做秘書工作。土改結束,回昭通學習半年,五四年春被分到涼水區任區秘書。
  小楊,高挑個兒,梳著兩股短辮子,微黑透紅的四方臉上,時帶微笑,嚴肅活潑,又是彌足珍貴的女知識分子,大家都尊敬她,親切地稱她小楊同志。
  小楊的到來打斷了老宋回家討媳婦的夢想,激起了老宋心中的無限波瀾。他暗暗認定小楊就是他的婆姨,就是他終身相伴的女人。但是,又不知道小楊有沒有對象,更不好貿然開口問。這怎么辦?這怎么辦?他反復問自己。正當他無計可施的時候,一個人出現在他的面前,新任區委書記老喬來涼水上任了。老喬又是他的老朋友,這真是“山重水復疑無路,柳暗花明又一村”。
  一天下午,他走進老喬的房間,面紅耳赤地對老喬談自己的想法,請老喬一定要幫忙打聽打聽。老喬聽后,笑著對他說:“這是好事,一定照辦。”
  這事到底要怎樣問法,要講究方法,既要把事辦好,又要不傷別人的感情。老喬考慮幾天,才找到一個機會和小楊閑聊,談及個人婚事,知道小楊還沒有對象,乘機說,老宋想和她交朋友。小楊聽了,紅著臉說:“宋部長是個好人,可以考慮。考慮好,再談。”說罷走出辦公室。
  自從那天,老宋的形象老是在小楊的心中徘徊。她一閉著眼睛就看見老宋向她走來,微笑著跟她打招呼。一天在閑聊時,老喬問她,考慮得怎么樣了。她爽快地說:“考慮好了,可以和宋部長交朋友。”老喬隨即把這話傳給老宋。從此,老宋和小楊游了幾次路,談了幾次心,成了朋友。在老喬的撮合下,他倆很快就速成結婚了。
  時間過得飛快,一轉眼就是五六年,他們還沒有孩子,看見女同志們逗別人的孩子耍,她心里非常難過,說:“抱不起,看到別人,想到自己。”臉上黯然失色。
  老宋從抓城武裝部調到昭通武裝部工作,小楊也調到昭通工作。她認為是自己的身體有問題,生不起孩子,就去找昭通的名醫們看。名醫們給她把了脈,看了她的身材,都說她的身體沒有問題,是可以生孩子的。并勸她不要著急,兒女有早遲,早晚點會有孩子的。聽了名醫們的話,她心中一塊大石頭放下了,高興了,人仿佛變了樣,年輕了許多。但是一晃又是五六年,就是不見動靜,她著急了。她又去找中醫、西醫的名醫們看,都說沒有問題。她怪自己的命不好,晚上總是暗自哭泣。老宋總是勸慰她說:“我又沒有怪你,只要我們的生活幸福,有沒有孩子都沒有關系,不要難過了,認命吧。”老宋在勸慰妻子,他內心也非常難過。他想,是不是我的問題,是不是我生不起孩子?到醫院去檢查檢查吧。
  一個星期六下午,老宋到地區醫院找權威醫生檢查,抽他的精液去化驗。化驗后,權威醫生說,他的精子沒有活力,所以生不起孩子。老宋心里難過極了,但是他強忍悲痛,若無其事地回到家里。
  晚上,老宋鄭重對小楊說:“今天我去醫院檢查了,醫生說我的精子沒有活力,生不起孩子。我們離婚吧。我不害你了。”說著。傷心的眼淚像斷了線的珠子,簌簌下落。
  小楊聽了,平靜地說:“我早就料到是你的問題了,但是我沒有說,怕你難過。離什么婚?我們恩恩愛愛生活了十幾年,早就分不開了。有孩子也好,沒孩子也好,反正我這輩子跟定你了。我們認命吧!”老宋倒在小楊的懷里痛哭不已。
  在小楊撫慰下,老宋終于止住哭泣。
  老宋也想要個孩子,苦于沒有辦法。一天他忽然想到借雞生蛋的事,既然是自己生不起,何不請個人來生?但是他又想到小楊對自己十分忠愛,是不會同意的。這怎么辦?怎么辦……他決心做小楊的思想工作,征得小揚同意后,再物色對象。
  一天晚上,他把自己的想法對小楊一說,就遭到反對、臭罵。以后他又厚起臉皮對小楊說:“我也很想要孩子,但是沒有辦法,你去找誰,我不管,只要能生個孩子就行。天知地知,你知我知,孩子生下來,哪個敢說他不姓宋?”經不住,老宋反反復復,真情實意地耐心工作,小楊終于同意了。但是,有一個條件,對象由老宋去找,要從來不認識的陌生人。老宋見小楊終于松了口,像個孩子倒在母親懷里撒嬌一樣高興。小楊說:“就是這幾天,你去找吧。”
  老宋來到柴草市場,看見一個青年小伙子五尺來高的個子,長得很俊秀,站在柴炭挑子旁邊,手拄扁擔,正在叫賣。老宋上前去隨便問了一下價格,就喊那個年輕伙子挑上柴炭跟著他走。
  來到家里,小楊的飯菜早已經準備好了。小伙子剛剛放下擔子,還沒有倒掉柴炭,小楊就熱情地把他請到屋里吃飯。老宋又是裝煙,又是倒茶,叫小伙子喝著茶,他出去找錢,馬上回來。老宋出去找錢,走了,小楊施展女人的本事,引誘那個青年伙子與自己睡。那伙子二十多歲,正當青春性萌動時期,哪里經得住小楊的引誘,撿個便宜,何樂而不為。屋事完畢,老宋回來了。把錢遞給那個伙子。那伙子接過錢一看,多了兩元,要掏錢補給他,老宋按住那伙子的手說:“不用補了。”那伙子高興地走了。
  僅此一次,小楊就懷孕了。十月胎滿,竟生了個白胖小子。
  半年后,老宋帶著老婆孩子回到河南輝縣宋家莊過老婆孩子熱炕頭的幸福日子。

相關閱讀:

版權申明:本文 借種 版權歸作者所有

轉載請聯系作者并保留出處和本文地址:http://www.vmwhur.live/duanpianxiaoshuo/139230.html

  • 評論(4)
  • 贊助本站

嗶嘰文學網
留言與評論(共有 0 條評論)
   
驗證碼:
体彩排列3开奖结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