當前位置:首頁 > 短篇小說 ? 結婚七年,原來老公是Gay

結婚七年,原來老公是Gay

2018-03-11  分類: 短篇小說  參與: 人  點這評論
老公是Gay

1

“他娘的,你屬烏龜的,爬快點,看我不抽死你!”一個身材魁梧,手拿黑色長鞭的中年男子,面目猙獰的罵道。

“是,是,主人!你抽的我好舒服。”一個身穿粉色護士服,頭戴白帽的年輕小伙,跪在地上,滿臉享受的回道。

“瞧你那犯賤樣,真惡心,狗娘養的。”他邊抽打邊吐著唾沫。

“用力啊,主人,你抽的我好開心,全身好像過電一樣,真過癮。”年輕小伙慢慢的爬著,興奮道。

他的粉色護士服被血染的一道一道的,成條紋狀,緊緊的貼在干瘦的背上。

滿頭大汗的中年男子打累了,扔下黑色長鞭,坐在棕色的真皮沙發上,呵斥道:“賤奴,過來,給老子舔舔腳。”

“是,是,主人!”年輕小伙一臉諂媚的爬過來,輕輕的抱起他的五個腳趾頭,慢慢的放在嘴里,有滋有味的啃了起來,發出滋滋的聲音。

“狗奴才,怎么舔的,一個一個的舔,真他娘的廢物。”他猛的抬起腿,一腳蹬在他的臉上,火冒三丈道。

鼻青臉腫的他,又重新從地上爬起來,緩緩的挪到中年男子跟前,雙手托著一只腳,掰出最大的腳趾頭,塞到嘴里,進進出出的不停吸允,一遍又一遍。

“嗯,不錯嘛,狗東西就是欠收拾,天生一副賤骨頭。”中年男子翹起另一只腿,夾著他的頭,贊許道。

“疼,主人輕點,我舔的你舒服不?”年輕小伙淫蕩的笑著問道。

“娘的,讓你疼,讓你疼,還疼不疼?”他用腿重重的敲打他的頭部,大聲問道。

“不疼,不疼,主人開心就好。”他齜牙咧嘴的回道。

他賣力的舔完中年男子的十個腳趾頭后,又被雙手綁住,捆在床頭。中年男子拿出蠟燭點著,把蠟油滴在他的皮膚上,滋滋的聲音,不時的響起來,一股烤肉的味道充滿整個房間。

疼的他緊緊的咬住中年男子的大腿部位,鮮血淋漓。但是,他們兩個相互猥瑣的笑著,沒有喊疼。

中年男子花樣百出,拿出各種性工具,使出渾身解數折磨年輕小伙。折騰完以后,還會時不時的進行深深的舌吻,來安慰他。

2

中年男子是我的老公叫李成功,年輕小伙是他的男員工。他竟然背著我,暗地里和那個細皮嫩肉的年輕小伙在玩SM。

這個混蛋徹底顛覆了我的三觀,他簡直就是禽獸不如。結婚七年了,我才發現他原來是一個Gay(同性戀)。

我叫蘇紫,一米七的個頭,皮膚白皙,身材凹凸有致,用他的話說是S型的曲線美,留著披肩長發,不僅長著雙眼皮,而且還有一雙水汪汪的大眼睛。

我全身上下都勝出那個年輕小伙十倍,百倍。可他那個死變態,竟然迷戀他,和他搞曖昧。

我也不知道那天是怎么度過的,真是度日如年。終于,等到他回來了。他臉上還帶著微笑,我是越看越惡心,這還是我認識的那個李成功嗎。

“你回來了?”我強忍住惡心,沉著臉問道。

“嗯!媳婦,給我燒熱水,我一會沖個澡。”他說著,就準備去臥室換衣服。

“難道,你沒有什么話對我說嗎?”我提高聲音道。

“說什么,你真是莫名其妙,是不是大姨媽提前來了,女人真是麻煩。”他嬉皮笑臉的無奈道。

“你站住,二十八號下午去哪了?”我聲音顫抖的喊道。

“那都沒去,一直在公司上班,我說你今天是不是吃炸藥了,火藥味兒這么大,脾氣這么沖。”他有點不麻煩的說道。

“我提示你,花苑賓館,一個男的!”我一字一句的說道。

“你說的什么,我完全聽不懂,懶得理你。”他眼角跳了一下,狡辯的說道。

“你個王八蛋,自己拿去好好看。”我把手機“啪”的一聲扔過去,紅著眼睛,哭著喊道。

地上的手機播放著,他和那個年輕小伙在玩SM,畫面不堪入目。他盯著破碎的手機屏幕看了一會,氣的冷笑道:“你,你……!”

“我真是瞎了眼,看上你!”我哭著喊道,從沙發上沖過去,拳腳相加的在他身上一陣亂打。

他愣在原地,面色鐵青的看著我,沒有還手。我越打越憤怒,直接伸出留有長指甲的雙手,猛的一把抓在他臉上。

頓時,他白皙的臉上,出現五道血紅的指甲印,血絲淋漓。

“媽的,真是個瘋女人!”他疼著吼道,掄氣胳膊,重重的抽了我一巴掌。隨后,又把我推倒在地上,自個兒走進臥室把門關上。

3

我流著淚,絕望的從地上爬起來,感到很無助,自己的生活徹底坍塌了。

我想到了自殺,一死了之,寧愿以后甚至是這輩子都不認識這個畜生。但是,我不能,我想到了自己的女兒,她才五歲。

心力憔悴的收拾好自己的衣服,我要快速的逃離這個家,一刻也不想待在這里。

“媽媽,我們去哪里?”女兒聰聰揉著沒睡醒的眼睛問道。

“去姥姥家。”我右手提著行李,左手牽著她,紅著眼說道。

“那爸爸呢,他去不去,我去喊他,我們一起。”她仰起小臉,稚嫩的說道。

聽到他提起那個畜生,我的心猛的一揪,撕心裂肺的疼,沒有回答她,我拉著她向門外走去。

“我要爸爸,我要爸爸。”她使勁的掙扎著。

我不得不放下行李,把她抱起來,哄道:“他睡了,明天他去姥姥家接我們。”

還沒等她再說話,我掂起行李,抱著她,向停車場走去。

那條路,好長好長,我也不知道自己是怎么走到的,只覺得頭暈目眩,隨時都有暈倒的可能。是女兒一直在喊我,我提起精神,才勉強找到自己的車。

開車的路上,自己的眼淚不由自主的往下流,嘩嘩的滴落在方向盤上,女兒看見了不停的問我:“媽媽,媽媽,你怎么哭了?”

我一只手擦淚,一只握方向盤,沒有回答她。她就拽著我的胳膊問道:“媽媽,媽媽,你怎么了?”

“媽媽沒事,只是太想你姥姥了。”我放慢了車速,抽泣道。

“一會就見到姥姥了,你別哭。”她伸出小手說道,并準備給我擦眼淚。

“聰聰乖,快坐好!”我停住車,抽出紙巾,擦干眼淚說道。

當車又打著的時候,淚水又充滿了我的眼眶,順著臉頰滾落下來,“啪啪”的滴在方向盤上。我慢慢的提高車速,一邊流淚,一邊開車。

4

由于,他是Gay,是同性戀,我開不了口,怕爸媽承受不了這個打擊,只對他們簡單的說他有外遇。

“這李成功也真是的,太過分了,我們全家待他不薄,他怎么能做這種豬狗不如的事。”媽臉色鐵青的說道。

“唉!你少說兩句,目前最緊要的問題是他們兩個今后怎么辦?”爸擔憂的說道。

“還能怎么辦,離婚,我女兒怎么能受這份窩囊氣。”媽氣憤的喊道。

“你,她也不小了,又帶個女兒。”爸嘆了口氣說道。

“那你說咋辦?你們男人有第一次,就有第二次,男人都不是什么好東西,偷腥的貓,吃著碗里看著鍋里。”她辯解道。

爸沒有說話,只是看了看我,說道:“先在家住幾天,等事情過去了,我再找他談談,讓他把你接回去。”

“她是不是你親生女兒,虧你想的出來。”媽指著他,數落道。

“那照你說的,離婚,她以后怎么辦,還帶著聰聰。”爸火冒三丈道。

“就你有理,女兒的死活都不管。”她爭吵道。

他們兩個說著,就爭吵起來。我受夠了,扔下行李,把女兒放下來,哭著歇斯底里的喊道:“爸媽,你們別吵了,他,他,他就是個畜生,和一個男的做那事。”

“什么?”

即使再淡定的爸在聽到后,也是氣的身體直發抖,哆哆嗦嗦的捂著胸口,眼睛瞪得大大的。

“快,快,快去拿藥,你爸心臟病犯了。”媽大聲的喊著就去扶他。

我趕緊沖進臥室,拿出藥給他喂下。過了一會,他睜開眼,拍拍我的手,眼角有些淚花,說道:“你也大了,自己的事,你自己做主。”

他說完,就轉身背對著我,我看見他兩鬢斑白的頭發,還有瘦弱的身體在不停的抽搐,也隱隱聽到他在小聲的抽泣。我剛想說什么,媽及時的阻止住了。

隨后,我關上自己臥室的門,抱著女兒躲在里面,放聲大哭起來。那一夜,我徹夜未眠,淚水打濕了枕頭,被我暖干,又被打濕,反反復復,一直到天明。

5

第二天,我帶著女兒,堅持自己的想法,和李成功一刀兩段,去民政局辦理了離婚手續,女兒的撫養權歸我。

他每個月要給女兒打生活費,我立馬回絕了,我不想碰那個畜生的任何東西。

我帶著女兒離開了鳳凰市,去了遙遠的南方,忘記了所有人甚至包括我的爸媽。

我想我這輩子都不會再結婚了,有女兒我就足夠了,爸媽請原諒我的不孝。我會在遙遠的南方默默的祝福你們。

相關閱讀:

小掌柜的女兒紅

致女兒書摘抄

女兒國的破滅

海的女兒童話故事并不是一個悲劇

劊子手的女兒讀書筆記

《生死契闊》|人生是一條奔流不息的河流

致所有的雙魚座女孩

為什么越大就越不快樂?

路在腳下,走就好了

《與神對話》:與內在的自我對話,尋找生命的真相

版權申明:本文 結婚七年,原來老公是Gay 版權歸作者所有

轉載請聯系作者并保留出處和本文地址:http://www.vmwhur.live/duanpianxiaoshuo/82329.html

  • 評論(4)
  • 贊助本站

嗶嘰文學網
留言與評論(共有 0 條評論)
   
驗證碼:
体彩排列3开奖结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