當前位置:首頁 > 短篇小說 ? 你的男神我的狗

你的男神我的狗

2018-03-16  分類: 短篇小說  參與: 人  點這評論

兩年來,這城市的空氣越來越差。

毛杰站在路邊,把口罩拿下來咳嗽兩聲,本想再重新戴上,而手指剛碰到耳朵,就嫌麻煩,索性揣兜里。

這樣的日子,一天到晚都是霧霾,十米之外什么都看不見,不戴口罩簡直是自殺。盡管這樣,他還是不想戴,戴了就不帥了。他又往左邊看,整條路的燈都很亮,但什么也看不見!他等的人什么時候來呢?

他轉身,對著公交站的廣告牌,照了照自己,又用手抓抓頭發。白天戴帽子,壓得頭發都貼在頭皮上了,剛洗過頭,用吹風機熱乎乎地吹了半天,他現在很擔心它們扁下來。

他希望今天自己帥一點。

晚上九點多,他身后都是白茫茫,而身前的手里則握著一個保溫杯,黑色。他笑笑,又看看附近什么也看不清,便覺得今天真好,不會有人發現他在做什么。他用手打打椅子上的灰,坐下,背靠著廣告牌子,又咳嗽了兩聲。

如果他現在打開保溫杯的蓋子,喝一口,潤潤嗓子,一定很舒服。

然而他不能。

因為這黑色保溫杯里沒有熱水。里面只有一塊冰,冰里凍著的,是他的一個秘密。

毛杰從小到大有很多秘密,彼此關聯,就像一串還未成熟的青葡萄。你指著任何一顆,想拿起來,結果都會一不小心就提起來了一串!它們之間的關系就是這樣!不過,如果你僥幸拔下來一顆,放進嘴里,你這牙齒剛合上——酸!

而且不僅這一顆,是每一顆都酸!

這青葡萄絕對長不成紫葡萄,因為陽光不足。真的,毛杰這一生就是欠缺陽光。小時候他也曾追逐過。老師喜歡上課不說話的孩子,他就從小學到初中上課一句話不說。他希望老師喜歡他。不過一直都沒追上,老師實際上還是更喜歡成績好的學生。他成績普通。

不知不覺長到二十歲,他追逐了二十年的陽光從未照在他身上。累了,想停下來了。于是便躲在黑暗里,也慢慢喜歡上黑暗,那份寧靜、安定,包容著他的一切。學習不好沒關系,沒有錢也沒關系,是個廢人也沒關系,全都沒關系!他身上所有的不完美進入黑暗之后,都會與黑暗融為一體……

甚至從二十一歲開始,也就是今年,他開始聽到黑暗在呼喚他……

那聲音仿佛是來自浩瀚宇宙深處的冥王星,那顆已經被科學家踢出九大行星的冥王星。不過冥王星并不在乎這事,地球上的科學界承不承認他又有什么關系呢?

地球上還有很多人不相信鬼、不相信陰間呢……

冥王星從被命名的那一刻,就已經代表了那個我們肉眼無法分辨的、隱藏著的世界……毛杰確信那個世界的存在,因為他聽見了,聽見冥王星正在用陰間的語言——呼喚他!

從好幾個月前他開始嘗試死亡。

站在大廈的窗戶前,想跳下去。一推開窗戶,風呼呼吹亂額頭的劉海,扎著他的眼皮疼,左捋右撫,總算瞇著眼把半個身子探出去了,往下一瞧,摔下去的話,估計得血肉模糊。想死的人本來就活得痛苦,如果死也是那么痛苦,何必死呢?所以他退下來了,關緊窗子,一邊扶著樓梯往下走,一邊想,要找個更溫和、更幸福的死法。

后來買了水果刀。關上房間的門,坐在床上,把手腕露出來,將刀刃貼上去。使勁一摁,刀刃陷進皮膚里壓出一道溝,卻沒破!再摁一次,還是如此!如果用刀在手腕上左右蹭幾下,讓刃得到一定的摩擦力,那么皮膚會立即被割開,青色的靜脈會流血。

不過,他下不了手……

平時連魚都不敢殺的人,怎么狠得下心殺自己?

他哭著躺在床上,無能為力,難受了好一陣。當他用手背擦掉眼淚時,又聽見了,冥王星在呼喚他!那個聲音在教他,教他怎么離開地球。那聲音說:“如果自己死不了,那就去找人幫你吧……去找個心狠手辣的人……一定能找到的,地球上不缺。”

他想起之前看新聞,有男人和男人玩SM被勒死的,于是就加了一個本地的同性性虐QQ群,里面都是男人。

他在群里潛水幾天,看大家都是喜歡發照片來交友,便有樣學樣,下班后,在宿舍關上門,拍了一些腿和腳的照片。他很瘦弱,腿細長,隨便拍拍便惹人遐想。發到群里很快就有人找他聊。問他:“小帥哥,可以聊聊嗎?年齡身高體重工作是什么?”

他二十三歲,身高一米七八,體重五十五公斤,在某小區當保安隊長。

傍晚下班回來,他便抱著手機聊會天,希望可以找個能幫助他的人。

不過這些人沒個老實的,總喜歡讓他多發一些更隱私的照片,看過照片問他想怎么玩?

毛杰沒直接說想死,而是用更委婉的說法,說——想玩窒息。那些人都嫌玩得太大,怕出事,便走了。每次都這樣,有天晚上躺在床上久久無法入睡,想著,難道就沒人可以幫他嗎?這時有人發來消息,是前兩天聊過的一個人,在一家證券公司營銷部當部長,從上大學時就經常玩SM,窒息更是玩過多次了,那天還保證過絕對不會出差錯。當時毛杰回了句出差錯了也沒事。對方便走了。如今又來問:“你真不怕出事嗎?”

“出事那更好。”

“哪里好?你想死,死了,一了百了。我就變成殺人犯了!”

“不會的,我們可以到一個神不知鬼不覺的地方,別讓人看到就可以了。我死之后,不會有人找我的。我保證。只要不被人看見,你絕對不會出問題。”說完,看對方一直猶豫,他又賭氣補了一句,“如果你能讓我死,我什么都答應!”

“什么都可以?”

“對!”

“那……先當我的奴隸,等我把你玩夠了,再讓你死。嗯?”

毛杰立刻同意!對方說殺人的風險太大,要先考驗他兩個月,能忍得了證明他是真心想死,不是坑他,再進行下一步。考驗內容是戴兩個月貞操鎖。對方打錢給毛杰,讓毛杰自己在網上買。

最初發明貞操鎖是防止女人不忠的,后來發明了男款,防止男性手淫。現在的男性貞操鎖大體分兩種,一種透明樹脂的,形狀像個香蕉盒子,全包住,雖然悶一點,但總體比較輕。另一種是金屬的,如銀色鳥籠,把男人的小兄弟一圈圈圍在中間,通風、舒適,缺點是比較沉。

毛杰給自己選了樹脂的。

普通男人是站著撒尿,但戴上貞操鎖的可不行。尤其樹脂的這種,整個貞操鎖只有個不大的孔,也沒法對準。因此他每次都只能坐在馬桶上,控制著,慢慢的,尿進貞操鎖的盒子里,再從小孔漏出來。有時尿得急一些,量很大,小孔是來不及排出去水、,便會在盒子里灌滿,把他的小兄弟整個浸在尿里,又熱乎又潮騷。尿完了,拿衛生紙擦。衛生紙一沾到尿,濕了,便碎成一塊塊的黏在上面,他還得再擇干凈,才能提上褲子束好腰帶。

這很痛苦嗎?

是很痛苦,不過還不是最最痛苦的!

戴貞操鎖最最痛苦的是每天早上,來生理反應時,小兄弟被擠在硬邦邦的盒子里,疼得簡直快要廢掉!

據說,一般人佩戴兩三天就會受不了了,很少有人能堅持七八天。

而他的考驗期是,兩個月……

貞操鎖寄到他手里時,鑰匙也在。為了避免毛杰私自打開,對方要求他把鑰匙放在水杯里,在冰箱中凍住。每天早晚兩次視頻聊天,要把冰塊給他看,以證明沒私自打開過。

于是這塊冰,這個冰里的小鑰匙,就成了兩個人之間的小秘密。現在這個秘密正放在黑色保溫杯里 ,和毛杰一起隱藏在這濃濃的霧霾中。

他抓著保溫杯,坐在公交站里,褲襠里有點癢,他用手背蹭了蹭。盡管這樣是解決不了的,但也只能這樣了。他閉上眼睛,后腦勺枕在廣告牌上,小心忍著下面的癢。有點想哭,卻也哭不出來,太疲倦了……活著好累啊……好想死啊……

“滴——!”

他渾身一抖!睜開眼,見面前停著一輛黑色轎車,車頭的燈往霧里照,像照進湖水里,有很多白色的小粒兒在悠悠地飄來飄去。這時,手機鈴響,他從口袋里拿出來,見是那人打來的,正要接,對方掛斷了!而面前的黑色車窗,則伴著低沉又穩穩的摩擦聲,滑下來,車窗上映著自己身后發光的白綠相間的廣告牌,像映著一朵白色的水仙。

希臘神話里眾神之王宙斯的女兒泊爾塞福涅,曾見過一朵美麗的水仙。她天性爛漫,愛花愛草,蹦蹦跳跳地跑過去想摘回家。而她彎腰剛摘下來,大地便裂出一道縫!冥王哈迪斯駕著四匹黑馬的戰車,從裂縫中駛出來!將泊爾塞福涅擄走,帶到陰間,強奸了她,又讓她成為冥后。

如今,這神話又要在霧霾中重演!

現在冥王就坐在車里,側過半個身,左胳膊壓在方向盤上,身上還掛著灰色安全帶。 而泊爾塞福涅還很懵懂,很無知,還保有天真,兩只眼睛水靈靈的——就是這天真的模樣惹到了冥王!掌管著死亡與財富的冥王,最厭惡天真,他認為天真就是虛偽!因此他要毀了這世上的一切天真,毀了這世上的一切虛偽!

冥王深深吸了一口氣,在車里皺著眉頭,沖外面喊道:“過來。”

毛杰走過去,打開車門,坐進去,屁股陷進軟軟的車座墊子,有點涼。再把車門使勁一關,嘣!爾后車子啟動。霧大,車開得很慢,大概過了二十多分鐘,來到恒河沙路菩提莊園。在地下車庫停好,兩人下來,梁呈潤走在前面,毛杰手里握著保溫杯,跟著。

時間已經十一點,進樓,坐電梯,下來,拿鑰匙開門。梁呈潤進去,毛杰正要跟,他卻堵在門口,把手里的包往地板上一扔,將胳膊在門框上一撐,橫在那,手背上的青色血管往外鼓。他說:“把衣服脫光再進來。”

毛杰聽了嚇一跳!看他表情又不像在開玩笑,便低聲問被人看到怎么辦?他沒應聲,似乎在說別管那么多,讓你做你就做。

毛杰不再說,先把保溫杯交給他。他接過來,擰開蓋兒,把冰取出來,只剩小小一塊了,里面裹著一枚小小的銀色鑰匙。在手里攥著,把保溫杯放在門口。再抬起頭來,毛杰已經開始脫衣服了,一件件、一層層,襪子和內褲也不留。最后光溜溜站在那兒,有點冷,凍得鼻子淌出一點鼻涕,洗了一下,又用手指擦。

梁呈潤很滿意,看著他的小兄弟,又從濕啦啦的手里,拿出鑰匙,把貞操鎖卸下,投進保溫杯,一起留在門口。

毛杰低頭看著這一切,還不知道究竟為什么自己一定要脫光,為了驗證自己確實已成為他的奴隸,看看說的話好不好使?但其實,毛杰心里很深很深的地方,早已全然明白這件事的原因——這世上沒有任何人可以帶著自己生前的東西進入陰間!


叮咚,有人在乘電梯,是誰在那里?等著進入死后的世界。


叮咚,大門正在開啟,是誰在那里?被阻擋了前世的記憶。


聽啊,心碎的聲音;看啊,你裸露的身體。在這里要學會,坦誠地面對你自己。


叮咚,他在這里等你,你在等他嗎?是什么原因讓你想死去?


叮咚,別以為能逃避,今生的意義,哪怕你的心已奄奄一息。


如果不愿面對,心底那個真正的你,那么今日就是,你此生受刑的日子。


痛是你的懲罰,不要害怕,快進來吧!丟掉你的自己,不要害怕,快快進來吧!


毛杰進門后,按照梁呈潤的要求,去浴室洗了澡仍是光著身子出來。梁呈潤坐在沙發上,讓他靠過去,他遮著自己的小兄弟,扭扭捏捏走到那。梁呈潤抓著他的手,讓他放到身體兩側,把自己的羞恥,完全暴露出來,嘴里念叨:“這樣傷自尊嗎?”

“嗯,有一些。”

“不要那樣想。在我面前,你沒有自尊。嗯?讓你干什么你就干什么。什么想法也不需要有,你只是我的奴隸、我的狗,知道嗎?”

“知道了。”

梁呈潤笑笑,有一種不可言說的神情,又問:“真知道了?”然后欠身,往前坐一點,用指尖點著茶幾上的一張紙:“這是以后可能會玩的項目,你看看自己能接受哪個就在后面的空格里打勾。不愿意的,就空著。”梁呈潤去洗澡。毛杰默默蹲下,伏在茶幾上,開始看這個表格。

整個表格分為:刑奴、腳奴、野奴、狗奴、廁奴,共五個部分。

刑奴是受刑的奴隸。挨耳光、下跪、磕頭及各種里里外外上上下下各種帶刺兒的通電的的刑具。

腳奴是給主人舔腳的奴隸。用舌頭把主人勞累了一天的雙腳舔舐干凈,是無上的榮耀。當然其中也包括舔鞋子、喝洗腳水和把襪子含在嘴里。

野奴是在野外被調教的奴隸。比如深夜,在某個沒什么人的小花園,脫光奴隸的衣服,戴上狗項圈,被主人牽著遛彎兒。或者把拋遠的小球,用嘴叼回來。

狗奴是把奴隸調教得像狗一樣。比如狗姿訓練,讓奴隸像狗一樣坐在地上著看電視;蹲在餐桌下面,用狗盆吃飯;晚上關在狗籠子里睡覺;以及用小狗的姿勢撒尿——四肢著地,趴在那,抬起一條腿,把小兄弟弄進馬桶里,再尿。

廁奴跟野奴差不多,也是以地點命名的,即是在廁所里被調教的奴隸。調教項目如喝主人的尿,或者把自己剛拉出來的屎掏出來抹在身上之類的。

五個部分分門別類,林林總總一大頁,看得毛杰觸目!仔細思量之后,覺得表格里廁奴的部分是他最最受不了的,有淋尿、喝尿、抹屎之類的。

他一一填好,梁呈潤也洗過澡回來了,把表格看一遍,放下,點點頭,微笑著拽起毛杰的胳膊,往洗手間拖!把他推倒在馬桶上,一腳踩著他胸口,解開褲腰上的繩兒,往下一扯,便開始往毛杰臉上身上撒尿!

他嚇傻了!搖頭擺手,想去挪動胸口那只大腳,但沒用!尿液熱乎乎呲過來,他又趕緊捂住自己的臉,嘴里念叨著:“搞錯了!不是!”一泡尿淋完,毛杰滿身臊味,沿著身體往下滴。毛杰皺著眉頭,哭腔道:“我剛才填的是不接受這個……”

梁呈潤呵呵一笑,把腳丫子收回來,又朝他臉上踩了一下,轉個身,拿掛在上面的蓮蓬頭沖一下腳——剛才他也尿到自己腳上了。沖完,再放回去,站直了身子,說:“因為你不聽話。”

“我聽話呀!”

“剛才我讓你填表格,說愿意的怎么樣,不愿意的怎么樣。”

“都是按你要求的做的。”

“不過,我說了吧?你什么想法都不需要有。你是我的奴隸、我的狗,一切都應該以我的想法為準。嗯?讓你按照自己的想法填,你就真填了?讓你填,你應該說,玩什么都行,主人開心就好!”梁呈潤說,“所以為了罰你!我、你的主人——現在只玩你不接受的!你給我記住,”他蹲下抓著毛杰的頭發,把他的臉擰得揚起來,“在我的世界里,你喜歡什么,害怕什么,都不重要!給你了,你就受著!”

毛杰看著他,仿佛看到了一只怪獸!它長了好幾張臉,誰也不知道等一下探出來的是哪個,誰也不知道它下次要發什么瘋!

而這一切,梁呈潤自己是不知道的,他不知道自己每次虐待別人,就會有只很多臉的怪獸,從他心底很深很深的地方跳出來!張牙舞爪,釋放它的黑暗!

不過有趣的是,這只怪獸誕生之日,卻是一個陽光無限的午后。

那年他還上初中。雖已入秋,太陽仍很曬,熱得他四肢無力,還要上體育課。他個兒高,站最后一排。老師在前面講解動作,他把手搭在旁邊同學的肩膀上,頭也靠過去,所有的重心都壓過去,一動不動。過一會兒,老師講解結束,讓大家原地解散各自去玩。身邊的同學抽身走了,他渾身一歪,撞到另一個正往這邊跑的同學,那同學懷里抱著籃球,嘴角笑嘻嘻,輕輕罵道:“傻逼。”然后又跑開了。

梁呈潤一下子醒過來,像只受辱的貓,全身毛都炸了!兩手搭成一只小喇叭,朝他跑走的背影大喊:“傻屌——!”

那人聽見但不理,拍著籃球,一個跨步上籃,球進了,臉上樂開了花。梁呈潤也發泄過了,不再繼續,轉過身,卻見一女生不知什么時候站在他身后。

梁呈潤比她高大半頭,往下看,這樣的角度,像看一朵花。這花還很小,尚未綻放,只稀稀展開兩片白色花瓣而已。這兩片花瓣是她的眼白,于是,一雙黑眼珠便成花的魂。她左眼珠是太陽,右眼珠是月亮,雙眼一瞇,日月便率領著山川河流及古往今來全都被吸進她的眼睛里——這大概就是靈氣逼人吧?梁呈潤想。

正想著,忽地,好像有兩滴紅墨水分別滴進去,絲絲暈開。那紅,染著她的眼,也染到梁呈潤的心。因此他小聲問道:“怎么了?”

女生皺著眉,眼淚唰得落下來,說:“你怎么能罵人呢?”

“沒罵你呀……”

“我知道,可……那你也不能罵人啊!”她認真看著面前的男生,曾經在她心中,他是多么清爽又有修養的人。有一次老師上課諷刺某個同學笨,全班都嘲笑。她很不舒服,心中疑惑老師不是教書育人的嗎?怎么可以這樣?這時,碰巧看到他,他也沒笑。全班只有他們兩人沒笑。

從那一刻,他似乎就變得是和自己有關聯的了。

所以,他怎么會說臟話?她不斷重復著,好像是在責怪自己——“你怎么能罵人呢?”眼淚越來越忍不住,簌簌落下。

梁呈潤趕緊說:“你別哭,我以后不罵人了。”

她這才意識到自己竟然哭了!不要,她不喜歡這種樣子,便跑到一排乒乓球臺最角落的那兒,蹲在后面躲著。

他摸遍全身的口袋都沒有紙巾,趕緊去找其他女生借了幾張,匆匆跑過去給她。然后和她一起蹲在那兒,說些心里話。

后來,兩人戀愛了。

從此梁呈潤就有意識地嚴格要求自己,不說臟話、不罵人。抱著善良的心,處處為他人著想。他好像越來越優秀了……直到有次發燒,整個人混混沌沌的,躺在床上三天,迷迷糊糊,滿腦子都是臟話!粗話!下流話!從身體里一個很深的地方,一條條一句句往上飄,路過他大腦時,被他意識到!

他哆嗦著嘴,裹緊被子,坐在床的角落,背貼著墻,靜靜忍著這一切……

病好之后,一切并未過去。有次室友拿錯他的毛巾擦臉,他不光想罵人,還想打他!伸出去的手正要打,那同學剛好彎下腰洗臉,洗臉池上的鏡子現于他面前!

他從鏡子里看到一切,他的表情,把他自己嚇著了!!

自己什么時候變成這樣的人?

那時他還不知道,早在那個下午,那節在籃球場上的體育課,他當時這么一回頭,見到她的淚眼,紅紅的,水汪汪。于是他的身體、他的靈魂、他的思想,全部瞬間下跌!

透過愛,墜入了陰間!

愛情是一條通往陰間的路。至今,他已在陰間生活了十三年!

現在兩人是異地。梁呈潤不愿放棄自己一點點積累的客戶群,去她的城市重新找工作、生活。而她,一樣也不愿意放棄自己現在的一切。

因此現在梁呈潤從每月去陪她一次,變成每周一次,希望能勸她答應。

這周日晚上十點多,他又從女朋友那回來。兩天沒見毛杰,見他卷縮著睡在臥室的地毯上。他很瘦弱,蓋一條黑色毛毯, 像一只剛出生便死去的小奶狗。

梁呈潤蹲下來,胳膊疊在膝蓋上,默默看他。經過四個月的調教,他能接受的東西越來越多,甚至一些原本不接受的項目,已經開始樂在其中。

他想著,不如做點壞事吧!

便從抽屜里拿出一支開塞露,用針尖刺破了頭,掀開毯子——他什么都沒穿——將開塞露往他肛門里戳進去,再一擠。然后自己坐在床上盤腿玩手機。

開塞露是治療便秘的良藥,外用。小小的一支,從肛門插入,將透明液體擠進去,稍等一會,它們就會刺激腸壁讓人想排便。

果然,毛杰醒了!手慌慌張張的想要往后面摸,但一見梁呈潤在床上坐著,便停下來,一時不知往哪放!嘴里問道:“回來了?”梁呈潤點點頭,毛杰掀開毛毯,光著腳丫,小跑著奔出去!去洗手間!

梁呈潤也急匆匆跟過去,進洗手間,見毛杰坐在馬桶上,屁股后面拉出來水水淌淌的一堆黃褐色糞便。等拉完了,剛站起來,梁呈潤一個箭步上前,抓著他的手腕,往還沒沖走的馬桶里探。毛杰的手,直接沒進去半只,嘴里嗷嗷地再拿出來,已經是屎。

梁呈潤一松手,哈哈笑起來。

毛杰皺著眉頭,氣得胸口一起一伏,但全都憋著,只低頭去水龍頭那用洗手液洗手。梁呈潤靠過來,在他耳邊,咬牙切齒說:“你個賤貨!”——話音剛落,梁呈潤只覺這話異常熟悉!

時間流轉,兩個時空被拼在一起,共享著同一個梁呈潤!

一個時空是此處,洗手間,空氣冰涼,冷了的屎味還未散盡。

另一個是昨晚在女朋友的床上,他躺進她的被窩,軟軟的,抱著她聽她講在公司是怎么解決別人解決不了的事情的。他聞著她洗發水的香味,說:“你真的好棒啊!”

那時,抱著女朋友的那一刻,他腦子里想的是——“你個賤貨!”

他側過臉,身體里那只多頭的野獸在咆哮!是一張憤怒的臉伸出來了,抬手,把毛杰狠狠推到墻上,扇了兩巴掌,大喊道:“像你這樣的賤貨,全世界沒人會喜歡你!!”

“是嗎?老公真好!”她斜著眼睛一副小機靈鬼的樣子看過來。粉紅色的被子,如少女的夢。他吻著她的額頭,又說:“像你這么棒的人,全世界都會喜歡的!”那語氣像在抱怨,又像在撒嬌,“真希望我們能在一個城市啊,這樣我就能每天都抱著你睡了。”

她好像沒聽到似的,繼續低頭玩手機。

空氣好冷啊,當時的梁呈潤這樣覺得……

不論兩人在一起的時間多長,甜言蜜語說得多多,她對他的態度,也沒法讓他真正覺得暖和。她雖然看起來干凈、圣潔、無暇,但身上好像有一種冷漠的臭味,像……像這個洗手間馬桶里還沒被沖走的稀屎。

“我不想每天和你一起睡。”梁呈潤說著,眼淚竟然掉下來。

他深吸一口氣,雖然他現在并不覺得胸悶……他這樣做,只是想把眼淚吸進去。然后轉身匆匆回臥室,從地上抱起毛杰的地毯毛毯再跑回洗手間,往地磚上一扔:“像你這樣的臟東西,就該和臟東西待在一起。從此以后,你就睡這兒,不準進我房間!”

第二天傍晚,梁呈潤早早離開公司,推掉應酬,去寵物超市買了一個大型犬的狗籠子,黑色方鋼焊接,加粗、加厚,站在上面蹦也沒關系,穩!回到家,就讓毛杰進去,再把他的兩手兩腳用四只銀色手銬扣在黑色籠子的四個角,關好。籠子沒他身體那么長,他只能彎著腿、折著腰,半躺在里面。

梁呈潤用腳踢一下籠子,笑問:“不是不喜歡狗籠子嗎?怎么也不反抗一下?”

毛杰已經認命似的,不答這句,反而問:“怎么不開燈?”

外面天還沒黑透,客廳很暗。

梁呈潤哈哈笑兩聲,從書房搬出來一只紙箱子,從里面拿出紅色蠟燭,在茶幾上擺成一排。

再從褲兜掏出一塊暗金色打火機,形狀是三顆骷髏頭疊在一起,把拇指放在最上面這顆頭的頂上,往內一撥,骷髏腦袋上就會竄起一簇紫紅色小火苗。再蹲下,把茶幾上的蠟燭,從左往右一支支點燃。

火苗越來越多,在客廳里舞動,像在慶祝什么。比如,古時的新婚,這場面像古裝劇里舉行完婚禮后,新郎新娘坐在自己的新房里,桌上擺著很多蠟燭,一閃一閃的。這時候新郎新娘還不知對方的模樣秉性,只是從別人那里聽說,還不錯。到底是怎樣的不錯?終于到了要瞧的時候了。新郎要掀開紅紗,新娘想看,卻不敢,只依稀看遠處桌上的紅燭、那火苗……

梁呈潤點完最后一根,前面那兩支蠟燭,油已經滿了,吃飽喝醉似的,盈盈如囍,潤潤似福。

至此,吉時已到!

梁呈潤放下打火機,一手抓起一支蠟燭,如此一晃,蠟燭油順著流下來一些,燙著他的虎口。他疼得倒吸一口氣,這氣從喉嚨里灌,直擊到他小腹那,如一支箭飛進去!

這支箭不是別人,正是希臘神話里的宙斯之子海格力斯射的!

海格力斯奉命殺死九頭蛇妖海德拉,而海德拉住在森林沼澤附近的山洞里。當他找到洞穴,便站在洞口往里放箭頭燃著火的箭——這頭海德拉,現在就住在梁呈潤的肚子里!

海德拉被帶火的箭觸怒,從洞穴深處出來,兩人展開殊死搏斗。

可惜海格力斯每砍掉它一顆頭,它就會從傷口里再長出三顆頭!

這象征著我們越想殺死自己心中的憤怒——比如告訴自己不要生氣,不要生氣——憤怒反而會成倍增長。

海德拉有九顆頭,每一顆都是人們心中的惡念。每一個惡念在被誅殺后,都會成倍增長。

因此,海格力斯盡管天生神力,卻也無法勝過它。

情急之中,他想起老師的忠告:“我們跪下而起來;我們投降而征服;我們放棄而得益。”于是,他束手無策時,便按照第一句忠告,直接跪倒在海德拉面前!當他伏下身子,浸入沼澤的惡臭中時,雙手正好摸到海德拉的一顆頭。他想起第二句“我們投降而征服”,便以投降的姿勢,將它高舉到空中,并站了起來。當海德拉的頭被舉高,陽光照到它身上,海德拉便失去力量,無法再生。最后被海格力斯殺死。

光——!

殺死海德拉的秘訣是光!

那搖曳著的光,現在就在梁呈潤手上!

他慢慢走過去,往籠子里一攉!

紅色圓點,如火、如巖漿,落在毛杰身上,開出一朵鮮艷的紅花。這是黃泉路邊的曼珠沙華!于是,毛杰這副嶙峋瘦骨,便成了通往無盡幽暗的黃泉路!看,花的盛開讓他全身猛烈抽搐!每一朵的綻放,都是被他心中無盡的黑暗所滋養!手銬和籠子撞在一起!那聲響,聽得梁呈潤興奮至極!他爬到籠子上,抖起胯,用腳晃動著籠子,叮叮當當,高聲亂吼!兩支蠟燭往下滴,滴到毛杰的小腹、胸口、乳頭、臉頰、大腿、以及更私密的地方……還不到一刻鐘,這漫山遍野,都是死亡之花!

好多念頭啊、好多想法啊,此時此刻都在梁呈潤腦袋里飄來飄去。

后來累了,便躺在籠子上睡過去。他一只胳膊從籠子的上面支出來,直溜溜的小臂、手腕,隨意這樣放著,毫無防備地放著,手指上沾著蠟燭的紅油凝固成小點。而他身下的毛杰,則滿身都是這樣的紅點。點連成線,線集成片,紅彤彤的,如得了什么皮膚病。

人身體總會積累很多毒素,可能是吃,也可能是種種情緒上的問題積累在那。有的人積在里面,時間久了,變成腫瘤。

而有的人則通過皮膚大量往外排,就變成皮膚病。

毛杰在今天之前,太多毒素都是積在里面的,早就積成了一個看不見的腫瘤,折磨著他,讓他想死,只想死!而現在,他將那些東西排到了外面!或許沒誰知道,此時此刻毛杰已經由內而外,徹底變成另一個新的人了!

神話里的海格力斯殺死海德拉之后,海德拉長出第十顆蛇頭。

十,代表圓滿。頭顱,象征智慧。第十顆頭顱,即是——圓滿的智慧。第十顆舌頭是一個寶物,象征著當人處理好自己內心深處的惡念后,將會獲得圓滿的智慧。

在過去,毛杰曾一次次面對自己心中的海德拉。每次他都害怕極了,甚至不愿相信它的存在。他太懦弱了,因此,也只能靠別人來幫他心無掛礙。無掛礙故,無有恐怖,遠離一切顛倒夢想,究竟涅槃。

在這個過程中,他不斷面對自己最厭惡的事,從排斥它們,與它們戰斗,到漸漸明白其實它們并非我們的敵人,而是我們自己的一部分,從那一刻,我們開始學著接受它們——“我們跪下而起來;我們投降而征服;我們放棄而得益。”

神話中的英雄海格力斯,九頭蛇妖海德拉都不在歷史中,而在每個人的靈魂里;冥王和冥后都不在歷史中,而在每個人的靈魂里;不問民族、不分國家,一切古老神話中的諸神都不在歷史中,而在每個人的靈魂里。

而這一切,現在躺在籠子上睡得正香的梁呈潤還毫不知情!

他卷著身子,窗外的月光落在他身上,有那么一點點的重量,像飄下來的白色羽毛,落于他冰藍色的靈魂上,便驚醒了他。他在籠子上起身,晃晃腦袋,低頭見毛杰擰著身子側躺在下面。

毛杰眼神直勾勾的:“所有項目都玩完了吧?你該履行你的承諾了,讓我死。 ”

梁呈潤呵呵笑了兩聲,說:“現在只是做完了你不想做的事而已,接下來,我們要玩的是,偏不做你想做的事。你現在不是想死嗎?什么時候你不想死了,我再讓你死。”

“你要做什么?”

“我要讓你……”梁呈潤趴在籠子上,從鋼條之間的縫隙往下看,見毛杰臉型小巧,五官精致,便笑說,“這么好看的臉,死了不覺得可惜嗎?”

“好看?”他微蹙著眉頭,一臉意外。

“對啊,沒人跟你說過?“

“沒。”

“是不是以前沒好好收拾過?其實你稍微收拾一下就會非常好看了。”

“收拾我干嘛?我只是主人的一條狗。 ”

梁呈潤從籠子上跳下來,打開鎖,把毛杰從籠子里放出來,拍落他身上的蠟燭油印子,說:“為了讓你想要活下去,我要讓你,讓你被、很多很多很多人喜歡。以后,你可能會成為別人眼里的男神,但我這兒,你只是一條狗。知道嗎?”

毛杰立刻跪下,把臉貼在梁呈潤的腳面,答道:“是的主人。”

說做就做。梁呈潤讓毛杰去洗澡,然后兩人一起去商場買衣服,逛到關門。

第二天下班回來,帶他去美容院護膚。

第三天晚上去發型工作室做頭發。

第四天去健身房辦卡,給他選最好的教練,最貴的課。

第五天學游泳。

第六天到高檔餐廳吃晚餐,學習用餐禮儀……

周末梁呈潤也不再開車去見女朋友了,說有客戶要約。一次兩次這樣,第三次她就生氣,賭氣說分手算了。梁呈潤心下一喜,應和道:“好啊,分手就分手。”掛了電話,繼續回屋跟攝影師談剛才拍的照片——現在他每個周末都會約不同的攝影師,給毛杰拍寫真。

一定要讓毛杰知道自己究竟有多好看!!

他還以毛杰的名義開通一個微博,把最好看的照片配上文字,發布。有天晚上梁呈潤加班后回到家,立刻跑到沙發上跟毛杰說:“你的粉絲都超過三千了!大家都超愛你!”

彼時,毛杰剛從健身房回來沒多久,渾身無力,癱在沙發上,想著或許明后天肌肉就會酸痛,但明晚還要去學游泳……梁呈潤給他報那么多班,一定是虐待他吧?唉,還不如趕快把自己殺了呢,何苦這樣折磨……他滿腦子都是這些話,卻也沒有多余的力氣再多說了。對梁呈潤問的,只哦了一聲算作回答。

“不覺得自己很厲害嗎?”

“沒……”

梁呈把大家的留言評論給他看:“這么多人跟你告白誒!他們都很喜歡你!”

“哈?”毛杰勉強坐起來,接過手機,隨手點進某評論者的主頁,往下一劃,主頁里轉發了不少和自己同款的少年。他說:“你看,他關注了很多像我這樣的。歸根結底,他只是喜歡這樣的臉啊、腰啊、屁股啊、腳啊。把這些東西放在誰身上,他就喜歡誰……所以,怎么能說他們喜歡我呢?”

“喂,你想要的太多了吧?這網上熙熙攘攘的,誰有功夫關心你的內心世界?能有人喜歡臉就不錯了。”

毛杰點點頭,又重新趴著。梁呈潤意識到自己說錯話:原本這樣做,就是為了激起他活下去的愿望。本人不認可的話,再怎么多說也沒用。他在書房冥思苦想一晚上,決定把毛杰帶進自己的公司,一步步扶持他,讓他被很多人喜歡,讓他掙很多錢!

就不信他會不高興!

于是第二天,他就帶毛杰進公司,先參加公司培訓,考證券從業資格證。考過后,開始正式做業務員。梁呈潤介紹客戶給他,單子簽的順風順水。

為了讓更多人知道他,梁呈潤還要求副經理讓毛杰,作為優秀新人,開一場分享會,向大家傳授簽單經驗。當然,如何在公開場合演講,以及簽單究竟有什么秘訣,都是梁呈潤教的。演講時的PPT也是他做的,在最后的片子里,還附上毛杰的私人微信,讓他說,以后大家可以隨時找他。

這句話被好多女生聽進心眼里,后來沒事就要么約他吃飯看電影,要么一起健身游泳。

再加上兩人的關系在公司是保密的,他不能經常陪毛杰,所以他常落單,沒什么事就自己在家喝悶酒。捏著紅酒杯,在房間里四處轉。最后來到臥室,進門是地毯,以前毛杰睡在這兒。現在地毯還在,毛杰很久不睡了。

因為怕他整天睡地上,氣質畏畏縮縮的,就讓他和自己一起睡大床。

他每晚都從后面摟著毛杰的腰,把臉埋在他的勃頸,那里有一塊骨頭凸出來,圓圓的,他喜歡把腦門兒貼在那兒。

梁呈潤喝了一口手里的酒,毛杰現在也算是男神了吧?今晚就問他開心不開心,開心的話……梁呈潤回到客廳,又添了點酒,搖晃著紅酒杯,顏色像很深的靜脈血。他抿一口,心想,是不是到了該殺掉他的時候了?

一瓶紅酒還沒喝完,毛杰回來了,說今晚的女生又跟他告白了。

梁呈潤聽出一種炫耀的味道,心里討厭,從后面踢他腿,將他踢倒,踩著他腦袋,問:“怎么樣?被人喜歡的感覺好嗎?還舍得死嗎?”他也不等毛杰回答,因為他好像知道,于是一口悶掉手里的紅酒,也不咽,只在嘴里含著。

毛杰說:“請讓我死。”

“為……”他直接一張嘴,酒從嘴里漏出來,滴到襪子上,滴到毛杰的頭上。他用手背擦擦嘴角,把腳從毛杰腦袋上收回來,“為什么?”

“今晚這個女的,最早在公司培訓時,就沒怎么理我。聽說我開了很多單后,就以向我請教的名義來找我吃飯……所以說,她們喜歡的是什么呢?我心里清楚。她們和那些在微博上給我留言的人沒什么區別。”毛杰抬起頭來,直挺挺的身子,眼睛里充滿哀傷,“所以,喜歡我的長相也罷,喜歡錢,喜歡我掙錢的能力也罷,就憑他們這種虛偽的喜歡,還不足以讓我想活下去。”毛杰低頭在地上猛磕一下,不起身,繼續說,“請讓我死,你答應過的!”

梁呈潤聽得頭皮發麻:“我、我是答應過,但是,我這樣做,為了讓你想活下去,為了讓你能享受自己的人生——等你能享受的時候,我才會殺了你。所以……我不是不信守承諾。那個時候還沒到!想盡快達到你的目的的話……現在不是有好幾個女的喜歡你嗎?選一個你喜歡的,和她談戀愛!你以前是喜歡女孩的,不是嗎?如果不是被卷走所有的錢,你也不會對感情有陰影。現在有我在,沒人能騙得了你。所以,應該能做到吧?去學著和她們談戀愛,去享受你的戀愛。等我覺得你確實是非常享受了,到那個時候……你可別說你不想死!哈哈哈。”

“她們那幾個我選不出來。”

“選一個!!”

毛杰站起來,說:“之前在考驗期,你每天再忙,晚上都會抽時間陪我聊天,跟我說晚安。所以,雖然我很痛苦,但還是堅持著,因為只要我堅持著,你就會陪我。那時候,我根本沒覺得自己在被虐待,我……覺得自己在被……愛著。所以我更加確定了,一定要來找你,找你殺了我。如果你也喜歡我,或許不會殺我,會跟我在一起。如果你不喜歡我,那就讓我死在你手上!因為,除了你,這世上沒有誰會這樣對我了……所以,不要讓我去選別人好嗎?從一開始我就已經選了……你啊……”

從一開始我就已經選了……你啊……

過去這一年發生的事瞬間縮小,小成擺在地上的一個可樂瓶。爾后,又嗖的一聲,飛上夜晚的天空,變成五彩斑斕的煙花——在陽臺外亮起來!他說過的話、做過的事,一支連著一支,不斷在夜空綻放,紅的、綠的、藍的、粉的、紫的,最后那一響最亮!在空中綻成一顆紅心!

又滅掉。

梁呈潤舔舔嘴唇,冷靜下來,問道:“真的可以殺了你嗎?”一把抓住毛杰的頭發,往洗手間拽!“那我要現在就殺了你! ”把他丟在洗手間的地下,使勁扒光他的衣服……

這天晚上,毛杰死了……梁呈潤也死了。

他們一起死的。

或許很難相信,但事實如此——性高潮是一種死亡。

它極具破壞性。可以同時打開兩具身體里的靈魂,讓他們通過愛、通過性器官,得到靈魂上的融合。在這融合的過程中,他們兩人都死了。而融合之后,這世界又會誕生出兩個新人,他們的名字還是梁呈潤、毛杰,但他們已經不一樣了,他們的靈魂中混合著彼此。

愛上一個人,自己便死了,因為愛情是一條通往陰間的路。這路極玄妙,艱難險阻不少,但如果走通了的話,也是一條揮別自己那不堪過往的——重生之路。

相關閱讀:

我喜歡過你的證據,都留在那份歌單里

有誰喜歡漂泊,只是沒有彼岸罷了

努力的人那么多,你有什么資格抱怨?

我喜歡

稚楚《我只喜歡你的人設》摘抄

喜歡你所以疏遠你

曾經喜歡過的女孩

孤獨的人都要吃飽摘抄

喜歡誰

喜歡何必夸張成愛

版權申明:本文 你的男神我的狗 版權歸作者所有

轉載請聯系作者并保留出處和本文地址:http://www.vmwhur.live/duanpianxiaoshuo/87429.html

  • 評論(4)
  • 贊助本站

嗶嘰文學網
留言與評論(共有 0 條評論)
   
驗證碼:
体彩排列3开奖结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