當前位置:首頁 > TAG信息列表 > 記憶 - 第1頁

03月13日

青澀的記憶

發布: bgee | 分類: 散文 | 評論: 0人 | 瀏覽: 48

藏在記憶深處的,總是那些曾經讓自己感動的往事。  這天早上,一個平凡的與前一天別無二致的早上,吃過早飯,開始侍弄家里的幾盆花卉。每個周末,都會重復這些簡單卻讓我快樂的事。先是剪去枯黃的葉子,然后依次為…

閱讀全文

03月07日

故鄉的記憶——回憶我的故鄉

發布: bgee | 分類: 散文 | 評論: 0人 | 瀏覽: 149

(一)放牛  我的老家在豫西西峽縣米坪鎮,西峽人稱之為“北山”。我是山里的孩子,故鄉的大山里留下我兒時的記憶和足跡,我深愛著故鄉的大山。  記得小時候,要靠工分吃飯,家里很拮據;我們家人口多,全靠父母…

閱讀全文

03月07日

記憶回溯

發布: bgee | 分類: 雜文隨筆 | 評論: 0人 | 瀏覽: 53

什么正常不正常,愛才是最重要的。每一滴思想都滲透著活蹦亂跳的感情,痛苦起來像發瘋,表面卻還要裝成最樸素的動物。想念的意識在艱難發展中呈現焦灼感。述說的這一刻,我是語言動物,愿意用另一種方式描述最親愛的…

閱讀全文

03月07日

我的生命的記憶。

發布: bgee | 分類: 散文 | 評論: 0人 | 瀏覽: 63

距上次靜下來寫一篇文章已經有近半年的時間了,這次再次動筆則為了保留延續三年的每次生日一篇文章的小“傳統”。出生在寒氣未消,春日悄至的三月也算是上天給予我的恩賜。寒與暖如此矛盾的二個事物在這一時節找到了…

閱讀全文

03月07日

記憶中的農家小院

發布: bgee | 分類: 散文 | 評論: 0人 | 瀏覽: 72

農村以前的房屋幾乎全都是用土壘起來的,只是在地基上壘上幾層屈指可數的紅磚以加固地基,被稱之為土坯房。這種房子在很長的一段時間內都是農村房屋的主流。那時候無論是誰家蓋房子,左鄰右舍的都過來幫忙,大家齊心…

閱讀全文

03月07日

故鄉是心靈的記憶

發布: bgee | 分類: 散文 | 評論: 0人 | 瀏覽: 68

我的老家在楊凌,十八歲離開故鄉,至今三十余年。常常在夢中,我又回到故鄉,一切還是那么親切而美好,當夢醒后,卻索然無味,很是傷懷。我想,我是思念故鄉了。  當我風塵仆仆地回到故鄉,一切又令我那么失望。站…

閱讀全文

03月07日

相信命運嗎?日本神社之旅的記憶

發布: bgee | 分類: 雜文隨筆 | 評論: 0人 | 瀏覽: 53

臥室的墻上,掛著一柄福扇,是在日本的明治神宮請回來的。從一個國家到另一個國家,希冀著把好運帶回來。我畢恭畢敬的把它掛在墻上,室友卻打趣的說道:日本的神明可管不了咱們得事。我笑了笑,不置可否。我其實還是…

閱讀全文

03月06日

姜不辣,點燃童年的所有記憶

發布: bgee | 分類: 散文 | 評論: 0人 | 瀏覽: 58

在東北農村,有這樣一種植物,花開大片,枝繁葉茂,有時候承受不住這種花團錦簇,整株植物便側臥在墻根,形成一道花墻。要知道東北的農村不似南方那般小徑阡陌,園林造詣,因為氣候等原因,這里花種少,觀賞用途的就…

閱讀全文

03月05日

記憶中的小碼頭

發布: bgee | 分類: 散文 | 評論: 0人 | 瀏覽: 69

長江從武漢到九江二百公里江段上,曾有一艘小輪船伴著悠悠歲月往來穿梭,串聯起武漢、鄂州、黃州、黃石、九江等大中城市,也溝通帶活了沿江大大小小的集鎮,我的家鄉——巴河就是其中之一。  出巴河鎮區往東,遠遠…

閱讀全文

03月05日

幸福,留下泛黃的記憶

發布: bgee | 分類: 散文 | 評論: 0人 | 瀏覽: 52

落雪的午后,正是品茶讀書的時節,落雪的午后,也是我沉浸在聽琴賞樂的情愫里。   這天午后,應老同事之邀,前往“八大碗”酒店參加聚會。在這里我見到了分別整整四十年,如今已經鶴發童顏的幾位老同事。久別重…

閱讀全文

03月05日

關于醪糟的記憶

發布: bgee | 分類: 雜文隨筆 | 評論: 0人 | 瀏覽: 47

曾令琪之祖母何其英孺人與曾令琪三姐曾華妮,大約攝于1986丙寅年春節? ? ? ? ? ? ? ? ? ? ? ? ? ? 關于醪糟的記憶? ? ? ? ? ? ? ? ? ? ? ? ? ? ? ?…

閱讀全文

03月05日

“三聯書店”的若干記憶

發布: bgee | 分類: 散文 | 評論: 0人 | 瀏覽: 54

我不是文字控,也不喜冗雜。那天,壁紙自動更新,跳出“逝者如斯夫,不舍晝夜”,豎排的。整一看,簡單,空闊,底色也入眼,有點意思。? ? 喜歡什么,的確會有些記憶,總縈繞著你。單個,或多個舊時畫面,會在某…

閱讀全文

03月05日

希望記憶里的我們一直都好

發布: bgee | 分類: 散文 | 評論: 0人 | 瀏覽: 46

今天無意中看到了一個你的微博,你也在上大學。記得小學的時候我們倆是形影不離的。很多時候爸媽都會問我,“你現在不跟XX聯系了嗎?記得你們小時候關系很好啊。”我也只能搪塞“不在一起上學就少了聯系。”記得小…

閱讀全文

03月05日

記憶中的那個賣花女孩兒

發布: bgee | 分類: 散文 | 評論: 0人 | 瀏覽: 57

初到昆明,好像來到了花的海洋,滿目繁花,處處花香。? 經朋友介紹,在這里有份還算不錯的工作,在一家啤酒代理公司做業務。奔波于城市的各個角落,盡管很辛苦,但很充實,對于一直漂泊游走的我來說,已經算是很安…

閱讀全文

03月04日

}通州那些事兒重拾灑落在記憶里的“萬通醬園”

發布: bgee | 分類: 散文 | 評論: 0人 | 瀏覽: 59

老通州人都會記得史稱的通州三寶:萬通的醬豆腐、大順齋的糖火燒、小樓的燒鯰魚。  您一定要問了,這三寶都在什么地兒?您可問著了,曾經就在我們家附近。  過去,我家住在回民胡同西頭的38號大雜院兒,和通州…

閱讀全文

03月04日

當年放過的牛,成為現在放不過的記憶

發布: bgee | 分類: 散文 | 評論: 0人 | 瀏覽: 34

記憶中的老黃牛面容是極其和善的,按老話叫鑼大的眼睛,漂亮的眼睫毛,估計某些女孩子一輩子都想要的搭配,在我看來那是頭美牛,吃草的時候喜歡突然抬頭晃晃腦袋,像極了從水中竄出的美女長發甩水的動作。不知道為什…

閱讀全文

03月04日

那人,暖了曾經,疼了記憶

發布: bgee | 分類: 散文 | 評論: 0人 | 瀏覽: 47

二零一八年三月四號? 深圳 陰天夢醒了,記憶恍若隔世,我想起了很久很久以前的那些人和事。觸動一:好久沒有聽音樂了,打開酷狗音樂,看到了張北北的一首歌《我以為》。本來只是隨意聽聽,然而當音樂旋律回蕩在我…

閱讀全文

03月04日

水晶記憶

發布: bgee | 分類: 散文 | 評論: 0人 | 瀏覽: 47

記憶中,一定少不了水晶。有段時間,曾給自己定下了一個題目:晶彩每一天,每天拍一張我的水晶的照片,并寫下關于它的故事。那段時間,寫下了不少晶彩故事。那些晶體通透的,色彩濃艷的,閃爍著神秘高貴的光芒的水晶…

閱讀全文

03月03日

元宵節,日漸朦朧的兒時記憶

發布: bgee | 分類: 雜文隨筆 | 評論: 0人 | 瀏覽: 61

昨天是正月十五元宵節,一整天,朋友圈被各種元宵或湯圓霸屏。而我,看著滿屏的元宵湯圓、祝福和歡喜,未道只言片語。又是一個沒有元宵的元宵節,有的只是“獨在異鄉為異客,每逢佳節倍思親”的無盡鄉愁。我想起兒時…

閱讀全文

03月03日

元宵節,日漸朦朧的兒時記憶

發布: bgee | 分類: 散文 | 評論: 0人 | 瀏覽: 62

昨天是正月十五元宵節,一整天,朋友圈被各種元宵或湯圓霸屏。而我,看著滿屏的元宵湯圓、祝福和歡喜,未道只言片語。又是一個沒有元宵的元宵節,有的只是“獨在異鄉為異客,每逢佳節倍思親”的無盡鄉愁。我想起兒時…

閱讀全文

03月03日

記憶中的元宵節

發布: bgee | 分類: 雜文隨筆 | 評論: 0人 | 瀏覽: 64

元宵節。下雨。一周最后一個工作日。讀書群里的小朋友感慨,過完元宵,新年就真的過去了。好友在群里直播湯圓制作的整個過程。看著非常誘人,現在自己能包湯圓的人很少了。大多去超市或者飲食店里買。這兩天上海的幾…

閱讀全文

03月02日

過年的記憶

發布: bgee | 分類: 散文 | 評論: 0人 | 瀏覽: 80

又是過年時,回老家過年的姐妹倆蹦蹦跳跳的,如出籠的小鳥。無名的野花,沙子,小狗小貓,田野里的牛。。。。。對一切都感到新奇興奮,東摸摸西瞅瞅,她們的快樂與過年無關,我的思緒卻與過年有關。想起我兒時的過年…

閱讀全文

03月02日

鄉情拾憶|正月十五送花燈——面燈的記憶

發布: bgee | 分類: 散文 | 評論: 0人 | 瀏覽: 55

“一曲笙歌春似海,千門燈火夜如年。”如果說正月初一是最隆重的大年高峰,正月十五絕對是最熱鬧的大年收尾,處處花燈高懸、五彩繽紛,街上人頭攢動、花樹銀花熱鬧非凡。農歷正月十五元宵節,又稱上元節、春燈節、小…

閱讀全文

03月02日

記憶中的元宵節

發布: bgee | 分類: 散文 | 評論: 0人 | 瀏覽: 34

文|銘悅 如今,網絡信息發達,百公里外的事情。幾分鐘后,通過各種渠道。知道的清清楚楚,特別是在節日里。微信朋友圈里,看到揚州老家。小孩已經從正月十二開始,提著或拉著兔子燈,滿屋子跑。純粹玩耍的畫面,勝…

閱讀全文

03月02日

老屋的記憶――閬中行(三)

發布: bgee | 分類: 散文 | 評論: 0人 | 瀏覽: 53

陪同母親到了閬中,當年的老屋,當年的四合院已物是人非,只留了當年的堂屋,我問母親當年住哪里呢?她眼里濕潤了,用手指指,當年我們幾姐妹就擠在那里,看見外婆當年的柜子,母親久久不語。老屋的屋頂老屋正門老屋…

閱讀全文

体彩排列3开奖结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