當前位置:首頁 > 散文 ? 已向季春

已向季春

2018-07-24  分類: 散文  參與: 人  點這評論


作者:BB.Miranda


浸淫在古人的詩詞歌賦里,聊微信說以前,都改口了曾幾何時。想來是浸淫得挺好。

書店找書的時候逛到字帖,隨手翻,行楷,《已向季春帖》。

已向季春,感慕兼傷,情不自任,奈何奈何。

頭一回悟到了傷春的悲憫,春本靡麗生動,卻要傷它,是否便是最纏綿悱惻的殘忍,又是否是最骯臟的純凈。

飛花流云,朗朗疏星,缺月掛梧桐,仲夏已深,回憶起這行字還是兀自心驚,奈何奈何。

我許久不理中華文化,算來得有五六年之久,這五六年后現代主義和法國文學在我的腦子里撞出了巨大的口子,整個人的價值體系,是西方的,是avant-garde的;可終究,在今晚這般心驚的時刻,我才知自己的情感到底是中式的,是東方的,是《詩經》里寫燕燕于飛的莊姜,是《長門賦》里的陳阿嬌,是張愛玲。

一下子,那樣的明白自己的心思,那樣的明白,就如隔岸觀火一般。

歡喜總那么不真切,那么遙遠。清晨起身,當對著鏡子笨拙地化起妝涂上口紅時,究竟是想起了什么,才會莫名清醒而一掃欲睡的昏昏?燈下耳畔的聲音是模糊的,書上的字句是模糊的,心里在期盼,又究竟是在盼什么?傍晚風停了,心緣何也隨著天色空了下來,暗了下來?溫涼的,不熱,不冷,只是溫涼。

歡喜最美好之處,是所有支離的模糊都驀自新鮮了起來。微笑,眉眼,煙火,氣息,日光,長街,手指的骨骼,衣領的褶皺,全都只是剪影,是幻夢,是觸不到的泡沫,可如若他來了,站在眼前,它們才會突然變成真實,變成溫度。

那是種,活著的感覺。

繼而,想要的東西越來越多,不單想活著,還想看到他,想逗他笑,陪他說話,因為有了這些念想或是妄想,所以驚怕的東西也越來越多,怕他生氣,怕他難過,怕真的等到支離破碎的那天,怕自己說出此生不復相見,怕,想要的更多。

這就是東方的情感,中式的歡喜,它的依托是相思。相思是含蓄的,法國人美國人會說i want you,中國人不,這里,歡喜的背后是室邇人遐的煎熬,是我心匪鑒,不可以茹的惺惺作態的清高,是將琴代語兮,聊寫衷腸的詩情畫意。漢字太有深意了,每一步都是溫柔的陷阱,錐子般的刺痛都可描摹成枕邊草芥,更何況相思。

你懂嗎。

我懂。


是夜關著燈,心不愿睡,腦子不敢睡,心懼怕,腦子看透,總之怎樣都是無眠。

往事一幕幕按著順序出現在眼前,太過明白,這明白再次如隔岸觀火般令人心驚,不痛不癢,仿佛是他人的啼笑旁人的鬧劇,而我是看客,唯一的看客。

他言笑晏晏,靜默在白晝里;他忽然又不笑了,眉間有了一道直立的皺痕;他走遠了,身影長得像是落日拉扯的余暉;他坐在那里,卻又像一團模糊的影子,似隔了幾世人生。

你怎會想起。

因為我已經看不清了。

你為何不睡。

心怕夢見醒來兀自失落,腦子明白,這夢一醒,是永永遠遠看不見了。


黑暗便成了無上的慈悲,黑暗里的魑魅魍魎在招手,我走近,他們也放我前行,是以,過了鬼門關。

踏過的那三十秒,最后的幾幀畫面重新出現,跳脫出了邏輯長線里時間軸的順序,拼湊在了一起。

它們如出一轍的靡麗,鮮艷,紛繁,含情脈脈,因而,如出一轍的殘忍。

再看一遍嗎。

不看了,不看了。

再次是黑暗,黑暗又一次成了無上的慈悲。我感覺腦子在一點點被挖空,身子飄起來,懸在半空里,待到心落下,又再結結實實摔回地面,一個震顫,起來時全身都是空的。腦子里居住了那么些年的那團時而虛幻時而真實的影子,那團揉捏在一起的漿糊般的東西,突然被展開成清明上河圖般的畫卷,從右看到左,從左看到右,一切都真真切切。

我流連,這畫卷成了鋪在時間長河里的唯一,我獨自一人的唯一,我反復咀嚼千百個日夜方才著墨上色的唯一。它的敗筆太多,可不妨礙它無價。

燒了嗎。

不燒,何必耍稚子脾氣,留在這里便好。


黑暗留住了那長卷,我走進光亮里,心說睡吧,腦子說睡吧,它們應允了。

我知道這個夢里,風云兼程,踏雪而歸,獨身坐在窗前盼,望穿秋水,雪地里會有一串腳印,他走來,不走近,他笑,我亦笑,春風拂柳溫爾清揚的笑,沒有疏離,沒有寒冰,沒有利劍,沒有抗拒。

我靠在窗前寫山鬼,寫,愿公子兮悵忘歸,君思我兮不得閑。寫完這句抬頭看,變天了,烏云密布,他還在那里,笑語晏晏。忽然落淚,不知喜從何來,悲從何來,感從何來,傷從何來。

黑云壓城,我起身關窗,他轉身離開,仍舊是無言,仍舊是烏云密布,空氣里只剩已經消逝的笑容凝結出的厚重的霧氣,催生著暴雨。

然后我會在這一刻驚醒,醒來窗外照舊是金陵的艷陽天。

我們誰都沒有淋濕,誰都渡過了黑暗,誰都在那無上的慈悲里尋得了自己的歸途。

他自雪中來,雨中歸去,白晝到永夜,期間的過程唯有無言的笑顏,如同經歷了自滋生至毀滅的整個輪回。

她的今生在此刻結束,又在此刻重新開始,仿佛佛家所說的,圓寂般的大完滿。


煙花易逝,我早該知曉,一切都是償還。

隔岸的火熄滅,我朝著黑暗最后深深望去那一眼,那團模糊縮小至一個點,直到看不見,空余漆黑與寒意。我本不想如此,本不該如此。可世上事,幾多如意?


已向季春,感慕兼傷,情不自任,奈何奈何。足下何如,吾哀勞,何賴,愛護時否。足下頃氣力,孰若別時。

你可知我意。

無聲,卻又有何要緊。

來日,當終知我意。


相關閱讀:

版權申明:本文 已向季春 版權歸作者所有

轉載請聯系作者并保留出處和本文地址:http://www.vmwhur.live/sanwen/2018-07-24/139728.html

  • 評論(4)
  • 贊助本站

嗶嘰文學網
留言與評論(共有 0 條評論)
   
驗證碼:
体彩排列3开奖结果 捕鸟达人单机游戏 快递到底怎么赚钱的 jdb龙王捕鱼技巧视频 八闽福建麻将规则 栾川县城开什么赚钱 开个螺丝粉店赚钱吗 2019最新赚钱模式 奕趣贵州麻将公众号 开小店开个什么店赚钱 火山小视频有什么赚钱技巧么1 彩盈彩票群 app有什么软件赚钱的软件是什么 梦幻西游手游65级赚钱 金龙彩票游戏 鹭江公证处赚钱与值钱 当一个城市旅游发达的时候怎么赚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