當前位置:首頁 > 散文 ? 初夏:愿把浮名,換了淺斟低唱

初夏:愿把浮名,換了淺斟低唱

2018-11-21  分類: 散文  參與: 人  點這評論

我們這里,是鮮少能注意到初夏之景的,這座城市,似乎只有寒冬和酷暑。春天來得慢卻去得快,不過尚且還有東風暖陽。春末夏初呢,更是匆匆而逝,而且確乎是,百無聊賴。桃花,不在山寺而在人間的,自然早謝了;杏花梨花,零落得連泥也不剩;繞在鐵柵欄上開得大片大片荼靡的紅色月季,現也只留下一串藤子。而蟬鳴尚未驚起,桑林尚未空明,梧桐葉尚未油綠而繁陰。這確乎是,百無聊賴。

我作為一個無聊在初夏的人,難免無病呻吟幾句。于是我就寫了:

 清平樂·夏居

東流獨自,花影浮屠寺。

獨倚樓頭無了事,簾月寒鴉驚翅。

殘紅斷盡深梧,月前沽酒屠蘇。

梅雨難晴古道,桃枝新歲榮枯。

      我不是一個特別敏感的人,不會毫無緣由地對花嘆息對月流淚。可是感懷也好,總比對時光改換毫無知覺,或是頹然而無所作為要有幾分意義了。

      至于我為什么要這么說,還是有這個時節的緣故。對生活抱有期望的人,我是說,不管相不相信詩和遠方,總會在不盡人意的時候,寄情于窗外的風景。可是初夏沒有什么特別的風景,偏南方的空氣又潮又悶,似乎一切都不在它最完美的時節。沒有辦法去一個有初夏風光的地方,困迶于一方窄小天地里——于是就像這個季節一樣躁動不安,連一絲風動都有火藥的氣息。

        這確實是一個浮躁的季節,一個追求浮名的時代。說是曠達也好,自我安慰也罷,在初夏我們沒有辦法汲泉煮茶或遙岑遠望,但我們可以淺斟低唱,所需的,唯一人,一心,一時而已。

      在內心淺斟低唱,并沒有雅俗之別。雖說我喜好吟風弄月,但來一餐柴米油鹽也未嘗不可。用自己虔誠的感情去完成一個夙愿,再小的也好,就宛若清風明月流水落花集盡,周身清氣俱開。浮生若夢,為歡幾何?在初夏,今朝歡娛,足矣。

      若淺斟低唱是褪去浮華以空歸所安,就不得不提一下這個詞的出處了:

鶴沖天·黃金榜上 

宋 · 柳永

黃金榜上。偶失龍頭望。明代暫遺賢,如何向。

未遂風云便,爭不恣狂蕩。何須論得喪。

才子詞人,自是白衣卿相。

煙花巷陌,依約丹青屏障。幸有意中人,堪尋訪。

且恁偎紅翠,風流事、平生暢。

青春都一餉。忍把浮名,換了淺斟低唱。

      這首詞,可以說是柳永落榜積怨所作。我喜歡這句話,卻不喜歡他寫下它的心情,有一種賭氣的成分在里面。他那時真的愿意去煙花巷陌嗎?不見得,只是在那個時候,只有溫柔鄉里才能給他一點安慰。而況他用的是“忍把”二字,讀來總有不忍之情。

     柳永最后留連在這些地方,他去世了,歌伎們還記得他。他有一個叫法,說是奉旨填詞柳三變。而我不希望在悶熱的初夏,會做一些被逼無奈的事。淺斟低唱,不應該是自我安慰的偽裝,也不是無奈的嘆息,這是我們用盡一切去生活的方式。最失意的時候,也要知道自己真正追尋的快樂是什么。

     在沒有風景的初夏,斟一杯清酒,吟一聲淺唱,我想此刻會道一句“愿把浮名,換了淺斟低唱。

作者:闌燈夜雪

相關閱讀:

版權申明:本文 初夏:愿把浮名,換了淺斟低唱 版權歸作者所有

轉載請聯系作者并保留出處和本文地址:http://www.vmwhur.live/sanwen/2018-11-21/166447.html

  • 評論(4)
  • 贊助本站

嗶嘰文學網
留言與評論(共有 0 條評論)
   
驗證碼:
体彩排列3开奖结果 广西快三 qq麻将官方下载电脑版 网络赌博赚钱了 山西快乐十分 盛泽餐饮赚钱吗 足彩进球彩 2018年网络游戏还能赚钱么 gis行业赚钱 广东36选7 海南风采车赚钱吗 广西快乐10分 手机微信投票赚钱软件哪个好 云南11选5 有什么赚钱聊天的软件 足球比分网即时比分localhost 新宝彩票网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