當前位置:首頁 > 散文 ? 不即不離

不即不離

2019-06-27  分類: 散文  參與: 人  點這評論

  我的青春,如同破蛹成蝶,是傷,是叛逆,是蛻變。

  雖然沒有東野圭吾的青春那么晃蕩,倒也不失孩子的本性,一種世俗難以避免的貪嗔癡和愛犯錯誤的天性。

  X中在當時還是一所私立中學,私立學校是封閉的,有晚自習,是要住校的,所以一個星期只能回去一次。

  我的初三,就是這樣度過的。

  那時候的我性格已經發生了很大的變化,從乖張到乖巧,周末放假后就老老實實地回家,變成了一枚宅女。

  被封鎖在學校一周真的悶得不行,出校門后感覺連空氣都是甜的。

  那天我興高采烈地回了家,胡同很深,整條小路伴著古老的梧桐樹散發的香氣寧靜而安詳地睡著。在樹蔭下,我靜靜地靜靜地走,生怕劃破了這份靜謐。

  快走到家門時,我聞見從屋里悠悠飄出的一陣陣飯香味。

  “怪不得是兩個大廚呀,肯定又給我準備了什么好吃的。”

  果不其然,爸爸在煮排骨和大蝦。

  媽媽見我回家了,又興奮又激動地說:“喲,大海回來啦,終于回來了,你爸一直把這個留著,非得要等到你回來才煮著吃呢!”

  不巧這話被老爸聽到了,他隨口補充說:“我這是怕放壞了沒人吃扔了可惜。”

  無奈,但這就是我爸呀,將所有的父愛都淡化,輕描淡寫輕描淡寫然后再呈現在你眼前。小學語文老師說父愛如山真是不假,沉默而又沉重。

  爸爸性格很奇怪,在家里放得開,但在外面太過拘謹。

  他感覺在學屋里幫別人教學太過被動和拘束,就準備自己辦學屋。看他這段時間只顧忙碌瘦了許多,我和媽媽莫名地心疼,對他的想法很是贊成,因為畢竟他在這方面還是很有能力的。

  就像我之前提到過的,爸爸教會我珠心算后,我計算兩位數連加連減的速度能做到和計算器差不多快。

  那時候家附近有一個打印社,爸爸一邊忙著打印廣告,一邊買了很多黑板、白板等教學設施。這次是動真格的,他想招收一些小學生,順便可以教他們心算。

  當時親戚朋友家也有幾個比我小一兩歲的弟弟妹妹,然后那個暑假我就順便給他們補習了初一初二的課程。

  當然,這里面還是有很多小插曲的,畢竟我和爸爸的性格都很倔,所以經常冷戰和吵架。

  通常情況下我和爸爸吵架,媽媽是站在我這一邊的,但有的時候的確是我無理取鬧,媽媽就沉默不語不再幫我了。

  每當冷戰來臨的時候,媽媽就變成了一個和事佬。我不知道她會給爸爸說些什么,但她會對我這樣說:“你又不是不知道他的脾氣,你就退一步,讓讓他還不行嗎。不是我說你,你長這么大,我都沒聽過你叫過幾聲爸爸......”

  我一想還真是,長這么大,都初三了,除去小時候的記憶,我叫爸爸的次數可能不超過十次吧。

  反省后我意識到的確是我有錯在先,但可惜我從小就不會認錯,就只能有意識無意識地和爸爸說句話,或者不經意地叫一聲爸。

  我們兩個都不記仇,然后,我們就和好了。

  我很笨,但初三這一年里我真的努力學習了,因為,心無旁騖。

  努力是會有收獲的,加上我考試時的心態調整得比較好,超常發揮,以710分考入了高中S中。

  高中的時候剛開始我是住校的,后來高三那年我選擇了走讀。

  S中的學習氣氛還是很好的,班主任是生物老師,作為生物課代表,老師對我超級好,把我當女兒一樣看待。

  我比較隨性,也特別戀家,老師又特別寵我,所以每次我想回家的時候就給老師說一下,老師就同意了。

  我有一個小伙伴W,他和我家順路,人又很好。我想回家的時候,他就把我捎帶回家,早上再把我順路接回學校。

  高三那年,為了尋找家的溫暖,為了感受母親的溫暖,我每天走讀回家。

  記得有一次下午,媽媽給我用飯盒裝了一些菜,讓我帶去給舍友們分著吃。后來剩了一些肥肉,我想著爸爸愛吃,上完晚自習回家時就捎帶給了他。

  第二天一大早媽媽就叫我起床吃飯,說:“你爸很感動,四點多就起床給你做好了一桌菜,快起來吃吧。”

  “什么?很感動?什么很感動?”

  “就是你給他留的肥肉呀,他看你還惦記著他,可開心了。”

  ......

  在我高中的時候,爸爸一直忙著做專利,投入了很多精力、時間和金錢。那是一種專門為小孩子設計的算盤,如果配上他的心算口訣,就可以讓孩子很快地學會算數。

  除此之外,他還鐘愛于對拼音的研究,他說:“現在外國人也要學拼音,孩子也要學拼音,就連高中的語文,也有考拼音的題,我要做一套便于學習的拼音本。”

  他經常很激動地向我們說他發現的藏在拼音中的奧秘和規律,或者他發明的算盤的優越性等等,然而我和媽媽對這個興趣不大。爸爸看看我們的表情,覺得很不服氣,就開始吹牛,我和媽媽就更不理他了。

  后來他的專利通過了審核,他終于可以證明自己的地位、證明自己不是吹牛皮了。

  專利是有了,但他沒有想到會面臨一個更大的問題,沒有人投資生產這種算盤就沒有賣出去的渠道!

  除了關于算盤的,還有其他的專利證書,差不多共有五六本,就一直放在那里,沉睡著。因為爸爸實在沒有精力和能力再去賣專利了。

  剛開始的時候爸爸的志向很遠大,他想將自己發明的算盤推廣到各個小學。后來面對現實的種種打擊,他改變了自己的想法,他只想自己做出來給周邊的人用,能方便別人也算功德一件。

  后來爸爸請老家的以前做過木匠的親戚按照圖紙做了幾個模樣上差不多的算盤,這件事也就不了了之。

  后來他們把生活重心轉移到我的身上來,因為我快要高考了。

  高三那年,我看到這樣一句話:“珍惜那些每晚為你留燈的人。”我想到了爸媽,不管在多黑的夜里,他們總會為我留一盞燈,等我回家。

  高考結束了,爸媽一直在忙著給我填報志愿,他們說經歷了我高考這個月和報志愿的這個月,連著兩個月都沒睡好覺。

  高中生涯就這樣結束了,但我還沒有嘗過分離的滋味,沒那么懂事,心智還很不成熟,很是幼稚。

  高考后因為賣書的事又和爸爸大吵了一架,對,每次都是這些雞毛蒜皮的小事,我在獨立與依賴中掙扎,在緊張與放松中糾纏不清。

  雖然我蛻變成了別人口中的好孩子,但初三這年和高中三年,我和爸爸的關系并不是很親近的。既不親近也不疏遠,不即不離剛好可以形容吧。

  我知道他很疼愛我,我不說,他也不說,我會感動,也會沖動,常常做一些讓他傷心的事,估計他的心臟病就是我氣的吧。

相關閱讀:

版權申明:本文 不即不離 版權歸作者所有

轉載請聯系作者并保留出處和本文地址:http://www.vmwhur.live/sanwen/20190627/172588.html

下一篇:很抱歉沒有了

  • 評論(4)
  • 贊助本站

嗶嘰文學網
留言與評論(共有 0 條評論)
   
驗證碼:
体彩排列3开奖结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