當前位置:首頁 > 散文 ? 冬天里的陽光

冬天里的陽光

2018-01-04  分類: 散文  參與: 人  點這評論


  那是很多年以前的一個午后,冬天的陽光透過薄薄的云層灑落在鄉下的小院里,讓我這個已進入暮年的癡文者感到從里到外,都有一陣暖暖的瑕意。那只已養了兩三年的家貓,伏臥在門口的蒲壇上懶洋洋地瞇著眼睛睡覺。窗外幾只活蹦亂跳的麻雀在屋檐下雙腳一蹦一蹦的覓食。少雪的山鄉就是這樣,令人遐想,凝望,憧憬未來。40多年以前,也是這樣一個無雪的冬天,我吃過午飯后去找本家的堂哥嘮嗑,推開門一看,堂哥正閑坐在院子里的陽光下面,看上去一副郁郁寡歡的樣子。我想逗他開心,讓他把心里的煩惱是忘掉。就懇求他陪我打一會羽毛球暖和一下身體,誰知他一句話直截了當的拒絕了。他說他就想在陽光下,讓思緒隨著溫意隨便的走走,于是,我往離他不遠的一個馬扎子上一坐說道:“我也是……”于是,我們共同天南海北的讓思緒開,隨著冬天里的陽光開始了漫無目的閑走散步……
  先是穿過村子中間的那條鋪設不到半年的那柏油路,走到了南泊一塊連這一塊的麥田,沿著麥田中間那條羊場小道緩緩地走著。堂哥一路上沉默不語,時而仰頭望著太陽,時而遠望隨著山脈起伏成片的遼闊的麥田,在冬日里顯現出青翠的生長的活力。此時,淡淡的陽光映照在他的臉膛,是整個面頰都流露出無限的凝重和儲蓄迸發的神情。
  冬天的麥田,空曠矮平的寥落,林間的樹木雖然是互相靠弄,可依然化妝不了骨瘦伶仃的脊梁,路邊條田縱橫交錯的溝里,堆滿了秋風摟起來的荒草枯葉,湛藍的空中浮動過來幾片淡淡薄薄的云絮。金色的陽光平鋪的射在田間的路上,使小路變得猶如一條通身掛著璀璨鎧甲的金蛇,向著遠方不斷地蜿蜒。像這樣的風景渾厚而又純樸,就像畫家用炭素勾勒出的一幅素描山水。我就和堂哥一起,在這幅素描的山水上指點江山的論文散步。當我們穿過一片蕭條的傲立的樹林,然后爬到高高的沙崗上。共同站在沙崗之巔,這時,太陽就在我們的頭頂。就好像距離我們很近、很近,似乎我們把手一伸。就能觸手摸到它純溫摯烈的容顏,把萬道金光化成了自己伸出的纖細透亮的手指,輕輕地撫摸著我們期依溫熱的能量,使我們感到柔和而又溫暖無限。只感覺我們的身體,仿佛被太陽傾注了雄渾奔放的力量,在整個的五臟六腑開始涌動奔放。
  有了溫和的陽光陪伴,我和堂哥兩個佇立在陽光之下,眺望著山嶺、村莊、麥田、河流。看著我們以前熟悉卻又很少光顧的每一土一石、每一草一木,都好像被陽光浸染上了一層迷幻奇異的金色,看上去瑰麗璀璨而又恬括、寧靜。
  “冬天的陽光,是最讓人感覺有溫度的,也是最明亮無暇,顯得比秋還高還遠……”堂哥情不自禁的有些癡醉,他說著踮起腳尖,向著太陽仰著臉頰,張開雙臂似乎要太陽擁進自己的懷里。讓燦爛多彩的陽光盡情的活動在他的臉膛上閃閃耀跳躍。只見他就像被太陽的金線細絲雕刻成了一座金色的雕像,恬靜、威嚴端莊。
  “噯,”我望著他的專注,打斷的問道:“你有什么心事嗎?你今天心情好像比以前很不一樣……?”
  “哦,后天我就要一個人坐火車到離家很遠很遠的地方工作了,以后估估摸著每年只能回家一趟,所以……所以嘛……我今天就很想在家鄉的太陽底下隨意走走,讓陽光曬去壞心情,補上正能量;也曬去壞運氣,去收獲正待開發的寶藏……”
  我聽后堂哥的感言,一屁股坐在涼的透骨的沙崗土堆上,黯然的傷神:唉,這就要與堂哥離別分手了嗎?
  在這次相見分手后不久,堂哥真的去到了很遠很遠的地方,重新開發拼搏的領域,那年他高中畢業,才剛滿二十一歲,就成熟的已有像父親那樣的見地。第二年臨近春節前的一天傍晚,堂哥還真的回來了。他放心背包的樣子顯得非常憔悴不堪,比之前本來就不善健談的他,此時更加寡言少語了。我見了不便打聽,心里猜想:他在外面工作肯定吃了不少苦頭。第二天吃過了午飯之后,他打電話約讓我陪他出去一起散步。天氣仍然像他走以前的那次溫熱如春天的氣息。我倆仍然沿著之前走的那條路線慢慢的度到那個不高的沙崗上,站在沙崗之巔享受著冬天的陽光。雖然是有點冷,卻心里很暇意。
  第三年春節的前一天,堂哥又回來了,在家里只呆了三天。第三天的午后,他又約我出去散步,我們仍然步行朝著去過幾次的沙崗而去。堂哥告訴我:在外面的日子,老想著站在家鄉沙崗的情景……說著,堂哥送給我一個安卓,我覺得貴重推辭不要,堂哥說:
  “留著吧,這是我評為先進第一次領到的獎品,留著當個念想。我整天忙也用不著玩這功能多的東西……”
  第四年春節,堂哥沒有回來。我天天盼望著他的時候,單位卻送來了他的骨灰!因為工傷,堂哥推開了別的工友,自己卻被塌下來的鋼梁砸成了肉醬,后事單位沒有通知家里參加,不去比去了好。他的骨灰被大爺安葬在我倆常去的沙崗旁邊的麥田里。事情過去了兩個月,堂哥被追認為烈士,單位和政府都送來了撫恤金,大爺見了一句話沒說,把它和遺囑一起送到了殘疾人基金協會。堂哥就這樣的走了,走的匆忙,剛崗才滿二十五歲,卻什么也沒有留下……
  日月穿梭,車輪飛疾。轉眼之間,他已經離去了有半個世紀,春夏秋冬、更疊不斷。每年冬天的時候,只要我回到故鄉,就一定抽出一個午后,獨自步行到沙崗那里去。對堂哥說一會話,然后和堂哥一起,站到更高的沙崗上面,和堂哥一起曬太陽,抒感想,就好像傳統和習慣一樣,漸漸地成為了我生活中一個很莊重的儀式。也是我對陽光的熱愛熔鑄的一種信仰。
  自從法定小長假實施以后,每年的清明,我都抱著對堂哥的敬仰,把悼念的生命延長,從每過年的春節延續到來年的清明,在這兩個萌動思緒的時刻,我都會回到老家去和那些學校的學生一起,到村南沙崗那里悼念默默貢獻的堂哥,抒發心中的崇敬,暗地里在心里下著接受新時代的陽光,把自己潮濕的胸襟曬暖,使正能量能夠更加的發揚光大……

相關閱讀:

版權申明:本文 冬天里的陽光 版權歸作者所有

轉載請聯系作者并保留出處和本文地址:http://www.vmwhur.live/sanwen/44351.html

  • 評論(4)
  • 贊助本站

嗶嘰文學網
留言與評論(共有 0 條評論)
   
驗證碼:
体彩排列3开奖结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