當前位置:首頁 > 求知 ? 儒林外史摘抄加賞析

儒林外史摘抄加賞析

2017-08-24  分類: 求知  參與: 人  點這評論

自此嚴監生的病,一日重似一日,毫無起色。諸親六眷,都來問候,五個侄子,穿梭的過來陪郎中弄藥。到中秋以后,醫生都不下藥了;把管莊的家人,都從鄉里叫了來,病重得一連三天不能說話。晚間擠了一屋子的人,桌上點著一盞燈;嚴監生喉嚨里,痰響得一進一出,一聲接一聲的,總不得斷氣。還把手從被單里拿出來,伸著兩個指頭;大侄子上前問道:“二叔!你莫不是還有兩個親人不曾見面?”他就把頭搖了兩三搖。二侄子走上前來問道:“二叔!莫不是還有兩筆銀子在那里,不曾吩咐明白?”他把兩眼睜的溜圓,把頭又狠狠的搖了幾搖,越發指得緊了。奶婦抱著兒子插口道:“老爺想是因兩位舅爺不在跟前,故此惦念?”他聽了這話,兩眼閉著搖頭。那手只是指著不動。趙氏慌忙揩揩眼淚,走近上前道:“老爺!別人都說的不相干,只有我曉得你的意思!”……“你是為那盞燈里點的是兩莖燈草,不放心,恐費了油;我如今挑掉一莖就是了。”說罷,忙走去挑掉一莖;眾人看嚴監生時,點一點頭,把手垂下,登時就沒了氣。

賞析:嚴監生臨終之際,伸著兩個指頭就是不肯斷氣,大侄子、二侄子以及奶媽等人都上前猜度解勸,但都沒有說中,最后還是趙氏走上前道:“爺,只有我能知道你的心事。你是為那燈盞里點的是兩莖燈草,不放心,恐費了油。”直到趙氏挑掉一根燈草,他方才點點頭,咽了氣。這細節成為中國文學史上極著名的一例,它對那些慳吝鄉紳的揭露諷刺可謂入木三分,同時也為嚴監生的性格塑造添上了極傳神的一筆。


范進不看便罷,看了一遍,又念一遍,自己把兩手拍了一下,笑了一聲,道:"噫!好了!我中了!"說著,往后一交跌倒,牙關咬緊,不省人事。老太太慌了,慌將幾口開水灌了過來。他爬將起來,又拍著手大笑道:"噫!好!我中了!"笑著,不由分說,就往門外飛跑,把報錄人和鄰居嚇了一跳。走出大門不多路,一腳踹在塘里,掙起來,頭發都跌散了,兩手黃泥,淋淋漓漓一身的水。眾人拉他不住,拍著笑著,一直走到集上去了。眾人大眼望小眼,一齊道:"原來新貴人歡喜瘋了。"老太太哭道:"怎生這樣苦命的事!中了一個甚么舉人,就得了這拙病!這一瘋了,幾時才得好?"娘子胡氏道:"早上好好出去,怎的就得了這樣的病!卻是如何是好?"眾鄰居勸道:"老太太不要心慌。我們而今且派兩個人跟定了范老爺。這里眾人家里拿些雞蛋酒米,且管待了報子上的老爹們,再為商酌。

賞析:作者此處對范進的語言描寫,用了反復的修辭手法。一個“噫”,寫出他驚喜過望的心情。與狂喜的心情合拍,語句短小,語氣強烈。作者反復中又有變化,前一處用“好了”,后一處只用一個“好”字,沖動的勁兒又有區別。瘋跑的動作,用了“飛跑”來形容,寫足了那股瘋勁。作者寫范進踹在塘里,包含了極其強烈的諷刺意味。作者通過對范進的狂態的生動描繪,以犀利的筆觸深刻地揭露了熱衷科舉的封建知識分子可鄙而又可悲的丑惡靈魂




人生南北多歧路。將相神仙,也要凡人做。


    百代興亡朝復暮,江風吹倒前朝樹。


    功名富貴無憑據。費盡心情,總把流光誤。


    濁酒三杯沉醉去,水流花謝知何處。


    這一首詞也是個老生常談。不過說人生富貴功名是身外之物。但世人一見了功名,便舍著性命去求他,及至到手之后,味同嚼蠟。自古及今,那一個是看得破的?


    雖然如此說,元朝末年也曾出了一個?崎磊落的人。


    這人姓王名冕,在諸暨縣鄉村里住,七歲上死了父親,他母親做些針指,供給他到村學堂里去讀書。看看三個年頭,王冕已是十歲了。母親喚他到面前來說道:“兒阿,不是我有心要耽誤你。只因你父親亡后,我一個寡婦人家,只有出去的,沒有進來的;年歲不好,柴米又貴,這幾件舊衣服和些舊家伙,當的當了,賣的賣了。只靠著我替人家做些針指生活尋來的錢,如何供得你讀書?如今沒奈何,把你雇在間壁人家放牛,每月可以得他幾錢銀子,你又有現成飯吃,只在明日就要去了。”王冕道:“娘說的是。我在學堂里坐著,心里也悶, 不如往他家放牛倒快活些。假如我要讀書,依舊可以帶幾本去讀。”當夜商議定了。


    第二日,母親同他到間壁秦老家。秦老留著他母子兩個吃了早飯,牽出一條水牛來交與王冕,指著門外道:“就在我這大門過去兩箭之地,便是七泖湖,湖邊一帶綠草,各家的牛都在那里打睡。又有幾十棵合抱的垂楊樹,十分陰涼。牛要渴了,就在湖邊上飲水。小哥,你只在這一帶頑耍,不必遠去。我老漢每日兩餐小菜飯是不少的。每日早上,還折兩個錢與你買點心吃。只是百事勤謹些,休嫌怠慢。”他母親謝了擾,要回家去,王冕送出門來。母親替他理理衣服,口里說道:“你在此須要小心,休惹人說不是;早出晚歸,免我懸望。”王冕應諾,母親含著兩眼眼淚去了。


    王冕自此只在秦家放牛。每到黃昏,回家跟著母親歇宿。或遇秦家煮些腌魚臘肉給他吃,他便拿塊荷葉包了來家,遞與母親。每日點心錢,他也不買了吃,聚到一兩個月,便偷個空,走到村學堂里,見那闖學堂的書客,就買幾本舊書。日逐把牛拴了,坐在柳陰樹下看。


    彈指又過了三四年。王冕看書,心下也著實明白了。那日正是黃梅時候,天氣煩躁,王冕放牛倦了,在綠草地上坐著。須臾,濃云密布。一陣大雨過了,那黑云邊上鑲著白云,漸漸散去,透出一派日光來,照耀得滿湖通紅。湖邊上山,青一塊,紫一塊,綠一塊。樹枝上都像水洗過一番的,尤其綠得可愛。湖里有十來枝荷花,苞子上清水滴滴,荷葉上水珠滾來滾去。王冕看了一回,心里想道:“古人說‘人在畫圖中’,其實不錯,可惜我這里沒有一個畫工,把這荷花畫他幾枝,也覺有趣。”又心里想道:“天下那有個學不會的事,我何不自畫他幾枝?”


相關閱讀:

版權申明:本文 儒林外史摘抄加賞析 版權歸作者所有

轉載請聯系作者并保留出處和本文地址:http://www.vmwhur.live/toknow/2017-08-24/13416.html

  • 評論(4)
  • 贊助本站

嗶嘰文學網
留言與評論(共有 0 條評論)
   
驗證碼:
体彩排列3开奖结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