當前位置:首頁 > 雜文隨筆 ? 劉波:一位孤獨的藝術家

劉波:一位孤獨的藝術家

2018-08-14  分類: 雜文隨筆  參與: 人  點這評論

自對喊6小時的“您配嗎?”事件發酵以來,“藥水哥”的名號便廣為流傳。伴隨著越來越多關于他的剪輯視頻的出現,不少原本并不知其名的網友通過其集錦窺見劉波作為主播的一斑。
據筆者的個人觀感,這些視頻中的大多數內容皆與其反常的行為表現及言語有關:“藥水哥”借著故意扯高的怪聲怪調的嗓音說出種種幼稚、反社會主流道德的話語,并佐以夸張的姿勢與表情,以此造成與大多數觀眾價值觀相左的矛盾點,滑稽感就在這些矛盾點中油然而生。(其中最具代表性的片段便是,“你罵我媽可以,但是你別罵我”)表面流過的滑稽感吸引了大多數觀眾的眼球,使他們在開懷大笑的同時,順帶否定了“藥水哥”行為背后的思想,將視其為“弱智”而加以嘲笑。
我突然想起那片退出熊貓52222直播間時的夜景,月亮被澆灌成居民樓墻壁的水泥隱沒,視野盡頭的山包在失去亮光后變成了一團團潑在布上的墨。這里沒有跳舞的女子,我也不抽煙,于是有把聲音告訴我:“寫下這一切。”

-被撕裂的“道德”
隨著互聯網的普及,大量的新鮮事物和思想涌入我們的生活,并且大大降低了人們交流的成本。在這兩種因素的影響下,越來越多的聲音在網絡這個平臺上出現,這些聲音中受眾較廣的部分逐漸形成了許多大的圈子。而在網絡交流中個體的地域差異及執法難度較高等原因的助力下,網上不同思想間的沖突格外顯眼。諸如“田園女權”/“反田園女權”、“動物保護主義者”/“狗奴“等群體的對抗已經令不少網民見怪不怪。借用李誕的一句話,“人生的真相是這樣的:我敢罵政府,罵世界,罵他媽的上帝;我毀佛謗祖,我睥睨天下,但是我不敢罵樓上每個周末都在裝修的鄰居。”
隱藏在這些不斷重復現象背后的,除了不理智,還有對于“道德”這種價值觀的解構。
我們都會同意一個事實:在大多數情況下,最先接觸到的思想會成為一個人一生價值的基石。在不理性思考的前提下,那個人會一直堅持那類思想,即使再了解不同的知識,也只是提取出其中有利的部分對其基石思想加以補充。“你永遠也叫不醒一個裝睡的人。”而在現代社會中,塑造價值觀的手段早己從文學等過渡到電視、網絡等前媒介上,正如本文之前所述。這種趨勢令人的價值觀變得更多樣,也更極端。我們搬出一個概念:助人,對于老一輩來說,我們是應該樂于助人,就像雷鋒一樣。可自南京鵬宇案后,這一切好像都變了,如果現在再提助人,我想大多數人的想法都是“閑事莫理”吧?這個例子也正說明了人對于“道德”的解構。
而“道德”又意味著什么呢?對不同的人來說,“道德”這種價值觀有不同的理解。小明有小明的道德,小方有小方的道德,誰的道德是那個真實的道德呢?
我不知道,也許劉波也不知道,但他向大眾提出了這個問題—通過他特殊的方式。
舉個例子,大部分人都同意“孝”這個觀念,而這個觀念也是我們最早能接觸到的、最簡單易懂的觀念。自小接受的灌輸使我們能快速辨別“孝”與“不孝”,而它作為我們價值觀中重要的一環,近年來也在網絡的輿論下受到了挑戰。(“為人父母又不需要通過考試”)若是將這個價值觀放到直播平臺的層面來看的話,筆者只見過劉波對它進行過解構。(“你罵我媽可以,但是你別罵我”)此言一出,舉座皆驚。大家在嘲諷劉波是“帶孝子”和像看猴戲般嘲笑他時,卻忽略了這句話背后對當今社會道德的詰問與對大眾的警醒。
其實這種象征的技法在文學中并不罕見,以一句話象征現實意義的文字比比皆是。只不過人們已經遺忘了語言跟文字一樣是思想的補充物,一種表達思想的符號。甚至在盧梭的學說中,寫作只是對語言的補充。
于是那些圍著劉波的人呀,發出撕心裂肺的笑聲,“哈哈—哈哈—”

-具藝術風格的直播方式
出現在劉波平時直播內容中的要素,大都較為粗淺,比如“性“,比如像小丑一樣的他。如果你沒有剖析隱藏在他直播內容背后的真正含義:像“這個世界怎么了?”、“道德到底是什么?”等的提問,那么你也無法理解比這些含義更為深刻的東西—美學。美學是什么?美學就是對人之所以為人背后理想的繼承。
所以那粗狂的感性便在理性的思考后爆發。通過自身的小丑形象來質問社會的丑惡現象的他,有曾吼出過“不要再罵了!再罵人都要被你們給罵傻了!”這樣喪的話語。喪的情緒是什么呢?喪就是見到被包裹在薄薄的希望里的那團巨大失望的那一刻,心底突然出現的無邊的悲涼。

有人或許會問,“那他為什么不直接將他的思考提出來呢?”
我的回答是:這個我也不知道,不過我可以提供一個思路。
自文風成型以來,我在文學作品上的寫作都堅持思想必須隱匿于文筆之下。曾經有個朋友問我,你寫作的目的是什么?我答:“營造希望。”
有些東西是注定會令人痛苦的,正如柏拉圖在《理想國》中燭洞之喻中所寫的那個,因離開黑暗的洞穴看到(原文是直視,然而……)陽光時眼睛所感到灼燒般疼痛的人一樣。
最后我跟他說,其實許多人的一生中并不需要這些東西。既然他們不要,那我就盡量讓他們開心點吧。

-無題
熟悉藥水哥的人一定不會對其集錦中的這一幕感到陌生:一個水友用錄音的方式喊出“劉波必死”。
他只是苦笑。
多少人無視了這句話中的勸告呀:你的思想(劉波)必定會被(必)他們所扭曲、所誤解(死),你這又是何必呢?
他只是苦笑。

相關閱讀:

版權申明:本文 劉波:一位孤獨的藝術家 版權歸作者所有

轉載請聯系作者并保留出處和本文地址:http://www.vmwhur.live/zawen/2018-08-14/144993.html

  • 評論(4)
  • 贊助本站

嗶嘰文學網
留言與評論(共有 0 條評論)
   
驗證碼:
体彩排列3开奖结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