當前位置:首頁 > 雜文隨筆 ? 回溯這條街

回溯這條街

2019-01-07  分類: 雜文隨筆  參與: 人  點這評論

作者:boycottangent

這應該是我回溯(retrieve)系列的第一篇,這個系列會把以前寫過的一些文字盡量不加修改地放到Hexo上來。回溯系列的第一篇想講講我生活的城市(原文摘自Hexo)

正文

我的朋友們為閩南語貢獻了一個相當生動的詞匯,翻譯成普通話的字面是“街溜”,意思上和“逛街的人”相近,但是韻味上“街溜”更顯得市井一點。如果說逛街有小資產階級的情調,街溜包含了無產階級的憨實,還加上一點不良的意味。總之這天晚上我問JY要不要出來做街溜——想著我也很久沒有好好逛逛整個惠安了,心想著不知道我到大學這兩年,這里有沒有什么新鮮事物——沒人能拒絕一起去做街溜的邀請,JY也一樣。

環繞了天山廣場一圈,這里可以說是離我家最近的商區了,它的建設也就是在這幾年完成的,雖然面積不大,但是各類店鋪應有盡有。盡管仍舊有不少店面處于未開發的狀態,但到了晚上還是很熱鬧。總體來說,這大致保持和我上大學之前類似的樣子,也可能是因為這里是我上了大學后,回到老家最經常來的地方了:基本每年回家后都會了和朋友們來一樓的茶之道打打UNO,玩玩狼人,并沒有太強的新鮮感吧。

我們順著電腦城的路朝科山公園的方向走,真不敢想象以前我會覺得它就像一個微型的中關村。現在這個電腦城大致都荒廢了,才不過8點這里就成片地黯淡下去。第一次和家長來這里看設備的時候,Win8才流行起來沒多久,誰能想到這里就和metro design一樣曇花一現。和JY隨意地聊著很快走到了東南花園的紅綠燈十字路口,這里也像以前那樣,雖然有一些新的店鋪,但總體的布局并沒有改變,甚至因為縣城的開發計劃還顯得比以前荒涼了一些。過去喧囂的捷龍廣場,現在一下子緘默了,盛大的捷龍超市變成了一家美容會所,金字塔影城的大屏幕雖然還留著在,但是卻什么也沒有播放,而原本最大全惠安的臺球城被一家舞蹈機構取代了,可惜我沒能來光顧幾次。這一塊地段,在我高中的時候還是如此熱鬧,不到兩年時間就被冷落了,至少在我看來完全沒了過去的盛況了。

連街角處的周麻婆川菜館也不那么好吃了,現在它只剩下油膩了。

東南街的巷子四通八達,沿小路走著走著就到了中心花園,在我還在上小學的時候,這里是全城最熱鬧的地方。可惜現在文化中心也竟成了會議廳,人生第一次觀影就是在這里的放映廳里看那部《劉胡蘭》——大概在小學三年級之前,我醒著看完了全片,雖然可能注意力都放在觀察那些漆黑里的其他觀眾。(扯遠了)后來,和這個文化中心有關的記憶也只是來這里參加了幾次頒獎儀式,不知道這里算不算是徹徹底底地變味了。中心花園的內部是環狀的,這里曾經有游樂園,電影院,商場…甚至在我剛接觸動漫的時候,這里也是為惠安數不多的,能看得到質量不差的手辦的地方——當然現在都沒有了,什么也沒有剩下,就連當初可以享受廉價臺球的露天球館,現在也不見了,同樣的位置附近只能看見一家密室逃脫游戲館。

我不喜歡密室逃脫,很蠢。我記得朋友邀請過很多次我都用各種理由拒絕掉了。

越往中心花園的內部走,我越能記起有關于惠安這個地方帶給我的最初的印象。我想起了在我幼兒園的時候,我們一家人就住在中心花園,是真正意義上的一家人:三代人的家庭結構,傳統中國式的浪漫。現在可能已經找不到了吧,就像印象中那不可一世的島內價商場,在它的廢墟上建立起了一所義烏小商品超市,“有沒有興趣去看看?”我問到,但是我們只稍微蹭了蹭門口的幾排貨架就退出來了

完全被以前的島內價吊打啊,JY說道,他可能覺得有些不可思議。

然后我們看到了前面的百匯,我初高中都很經常來的一個大商場,現在我上大學了,這里還是有很多人光顧,門口的摩托車排得和要下鍋的餃子一樣。這里仿佛還維持著以前的樣子,我記得初中的時我每來一次,都要看看有沒有萬代出品的“三國敢達”新貨上架,那時候我是如此熱衷于這些東西,家長吐槽了好幾次要拿去丟掉,我都認為他們對于“玩具”這個概念存在偏見。

它們現在就在柜子里躺著,我在想明天要不要打開看看。

我們終于來到了算得上是目的地的位置了,一凡書城和東南書店,這是全惠安最大的兩家書店了,也是我在初中最經常光臨的地方之一。在教育書店和新華書店只會擺滿教輔的時候,能在這里看見東野圭吾和馬爾克斯想想都覺得很時髦啊。不過當時我來這里倒不是為了買這些書,大多時候都是在漫畫區的書架前徘徊,翻看著單行本、畫集和雜志。我對于ACG的很大一部分知識和了解來源于一本叫做《動漫水晶》的國產御宅文化雜志,而對國漫的好感則完全拜《漫畫SHOW》所賜了。不過就這兩三年來,我來這兩家書店的次數已經屈指可數了,畢竟曾經那個只能在這里等新書上架的人現在都能在日亞上買書了——現在好像不如那個時候那么喜歡逛書店了,對此我感到有一點慚愧,但是無論什么時候,來到這里總能讓人靜下心來。

在回程途中經過了科山腳下的那家新華都,或者說是曾經那家新華都的位置,那是初高中的時候最經常光臨的商場,可惜現在變成了生鮮超市,幾乎沒什么人氣的樣子。以前的那家臺球城就在此地,但不知道是什么時候它消失的,我保留著那里的會員卡。

我們回到了天山,果然還是這里看上去最熱鬧了,不遠處的大潤發和遠處的禹州廣場,氣派得不像是會出現在這樣一座小城市里的建筑,但在我看來卻一點也算不上熱鬧——在那里,沒有我過去鮮活的記憶,沒有被我認可的屬于我的生活痕跡。我不會用熱鬧來形容這樣的地方,因為當我覺得一個地方很熱鬧的時候,它不僅是帶著一種客觀的所謂“現代化,人流量大”等諸如此類的屬性,更是帶有一種“自我親歷,自我歸屬”的主觀屬性。在一個你認為熱鬧的地方,你的自我、他人和整個社會環境應當是高度融合的,而不會讓你有拒斥感。人只有在這樣的環境里才能夠感到熟悉,進而卸下心防,才能夠形成一種愉快的活躍體驗,否則就只能是熱而不鬧。

JY指著大潤發和禹州的方向,問道還要繼續逛到哪里去嗎?太遠了吧,我要了搖頭。在我心里,那里就不該是“街溜”應該觸及的范圍。現在想想,街溜不正是指向那些熱鬧的地方?這兩個詞匯的氣質是如此相近。晚上的街溜是一次自我經驗的回溯,不弱于與一次時空之旅。而如果去到那些逛街之所,能看到什么“過去的美感”呢?那里什么也沒有。

這里也沒有,家門口的天山廣場,在這里我看到的是有待評判的現在。在我的身后,過去的老街區們,那些組成我過去生活印記的老街在慢慢地暗淡下去。我問母親,為什么感覺惠安沒有繼續開發了,她說都基本開發完了。現在是舊街衰老的時候了,在我離開的兩年,我只看到過去的痕跡在逐漸消散,生活的完整結構在變得模糊,這個城鎮里,承載著我生活的部分正在記憶里閃光——

然后就燃盡了。


附錄

在寫這篇文章之前,我想起了在網易云音樂的評論區看見的一句話,在wowaka那張《the monochrome disc》專輯里收錄的里表ラバーズ的評論區里

- 初音老曲。。。能來聽的都是老騎士了。。

- 我覺得真的經歷過這個時代的人是不會稱自己位騎士的。

我當時就覺得挺受震撼的,原來不管在什么樣的領域里,面對何等現狀都會有念舊的人。過去我從來不會覺得自己是一個喜歡懷舊的人,但是面對一個如此讓我捉摸不透的前方,稍微沉浸在過去的安定氛圍中也是可以被體諒的吧。

相關閱讀:

走街串巷

錦里古街

回溯

海街日記觀后感

鬼街

僅存的老街

采桑子·雪

我還飄泊在異鄉的街頭

喜相慶,病相扶,寂寞相陪

五絕·街角

版權申明:本文 回溯這條街 版權歸作者所有

轉載請聯系作者并保留出處和本文地址:http://www.vmwhur.live/zawen/20190107/169288.html

  • 評論(4)
  • 贊助本站

嗶嘰文學網
留言與評論(共有 0 條評論)
   
驗證碼:
体彩排列3开奖结果